Fugu Café 編輯部

Fugu Café 編輯部

「你可以不記得,因為我們會。」努力挖掘老東西新樂趣的編輯團隊。
Fugu Café 編輯部
作者:Mark Jackson

血液、黏液與膽汁

希波克拉底出生在科斯島(Kos)的醫學世家,他的觀點主宰了古希臘和古羅馬的醫學。在流傳下來的古希臘文獻中,尤其是蓋倫(約公元前129至210年)和迪奧科里斯(Dioscorides,約公元前40至90年)以及希波克拉底的著作。儘管斷簡殘篇,但是搭配考古學和考古病理學的證據,再再顯示出希波克拉底不僅影響到希臘醫學理論和疾病分類的複雜性,還論及古希臘人所罹患的種種疾病以及各種預防和療法,並且訂定了良好醫療實踐的職業倫理規範。就跟其他同期或更早的古老醫學傳統一樣,古希臘羅馬醫學一方面包括對身體的世俗理性元素和對身體與宇宙的自然層面的理解,另一方面,似乎也觸及那些現代人視為不理性的巫術宗教信仰中的做法。

儘管,但不要忘了,早在希波克拉底之前,就有許多希臘醫師和自然哲學家提出許多奠定希臘羅馬醫學理論和實踐的重要基礎。四處旅遊的醫師引進了埃及和巴比倫的醫療,受到這些醫學觀點的影響,迪莫塞迪斯(Democedes,公元前六世紀)、克羅頓的阿爾克邁翁(Alcmaeon of Croton,公元前490至430年)和阿波羅尼迪斯(Apollonides,公元前五世紀)等醫師早已奠定體液平衡和體內對稱性的重要性,並找出針對特定症狀的許多天然草藥。不過,今日我們大多數對希臘醫學的認識確實來自於《希波克拉底全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在接下來的世代,當中大部分都經過翻譯、分析,並且為其他古代(最後是歐洲中古時代)的專家學者重新詮釋,如埃拉西斯特拉圖斯(Erasistratus,約公元前315至240年)、塞爾蘇斯(Celsus,公元前25至50年)、卡帕多西亞的阿萊泰烏斯(Aretaeus of Cappadocia,公元前一至二世紀),而當中最重要的便是蓋倫。

這部全集包括近六十篇論文(treatise),論述疾病的成因、預防和治療。有些側重在特定類型的創傷和疾病,包括傳染病、癲癇症、骨折和婦女病。其他的則針對特定臨床問題提供建議,包括準確預後的困難、飲食習慣或生活方式對疾病症狀和結果的重要性;或是對當代疾病理論提出具哲學意味的務實思考,包括關注健康和環境之間的關係。《希波克拉底全集》具有影響力的原因之一,是蒐集了許多名言警句,成為教育中古時代和文藝復興醫學生的標準教科書。除了解釋行醫的困難,這些名言警句也提供診斷、預後和治療等諸多層面的有用建議,比方說希波克拉底警告:「當一個處於康復期的病人有很好的胃口,但身體狀況沒有改善⋯⋯這不是一個好的徵兆」。不過,全書最為人熟知的部分,也許還是「希波克拉底誓言」,當中規範了醫師的行為標準,其中的法律和道德意義一直保留到現代。

希波克拉底誓言

醫神阿波羅、埃斯克雷(Asclepius)、海吉亞(Hygeia)、帕娜西亞(Panacea)及天地諸神作證,我願以自身判斷力所及,遵守這一誓約:

凡教給我醫術的人,我應像尊敬自己的父母一樣,尊敬他。作為終身尊重的對象及朋友,授給我醫術的恩師一旦發生危急情況,我一定接濟他。把恩師的兒女當成我希波克拉底的兄弟姐妹;如果恩師的兒女願意從醫,我一定無條件地傳授,更不收取任何費用。對於我所擁有的醫術,無論是能以口頭表達的還是可書寫的,都要傳授給我的兒女,傳授給恩師的兒女和發誓遵守本誓言的學生;除此三種情況外,不再傳給別人。我願在我的判斷力所及的範圍內,盡我的能力,遵守為病患謀福祉的道德原則,並杜絕一切墮落及害人的行為。我不得將有害的藥品給與他人,也不指導他人服用有害藥品,更不答應他人使用有害藥物的請求,尤其不施行給婦女墮胎的手術。我志願以純潔與神聖的精神終身行醫。因我沒有治療結石病的專長,不宜承擔此項手術,有需要治療的,我就將患者轉介給治療結石的專家。無論到了什麼地方,也無論需診治的病患是男是女、是自由民是奴婢,對他們我一視同仁,為他們謀幸福是我惟一的目的。我要檢點自己的行為舉止,不做各種害人的劣行,尤其不做誘姦女病患或病患眷屬的缺德事。在治病過程中,凡我所見所聞,不論與行醫業務有無直接關係,凡我認為要保密的事項堅決不予洩露。我遵守以上誓言,目的在於讓醫神阿波羅、埃斯克雷及天地諸神賜給我生命與醫術上的無上光榮;一旦我違背了自己的誓言,請求天地諸神給我最嚴厲的懲罰。

 

《醫學,為什麼是現在這個樣子?》

一個人的身體即醫學的古戰場遺跡, 一個人的醫療紀錄就是醫學史的社會發展縮影。

  • 在古希臘、中國、印度,當病人找巫師看病時,會相信他們的病終將痊癒嗎?
  • 文藝復興時期,剖開你是醫學和藝術的一環,醫生、醫學生會聚集在解剖劇院,觀察人體解剖的過程。什麼,如果沒有大體老師怎麼辦?只好去偷啊!
  • 中世紀到科學革命前期,解剖學推翻了體液說,仍治不好氣喘和傳染病,但古老而錯誤百出的傳統醫學,給藥卻有效?傳統醫學和醫學實驗室,病患要相信哪一邊?
  • 現代醫學大躍進,單聽病患口述症狀,已經難以診斷是胸痛還是癌症,依靠儀器做身體檢查最有效,但病患卻覺得自己不被理解、吃藥痛也不會消失……醫學,為什麼變成現在這樣子?

出版:臉譜
作者:Mark Jackson
譯者:王惟芬
詳細資訊

c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