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gu Café 編輯部

Fugu Café 編輯部

「你可以不記得,因為我們會。」努力挖掘老東西新樂趣的編輯團隊。
Fugu Café 編輯部
作者:小林章

活字版本的Helvetica是於1957年時,由當時具有近400年歷史的瑞士Haas活字鑄造廠所發售(以下統一簡稱Haas公司)。該款字體在當時被稱為Neue Haas Grotesk(Haas公司的新怪誕體),但為了要讓名字更通用於國際,所以後來被改名為「Helvetica」,是拉丁語中「瑞士的」之意,並沿用至今。此篇正是要跟各位介紹這款上市超過50年,人氣度卻仍歷久不衰的字體。

金屬活字的Helvetica

在Helvetica上市50週年的2007年,一部講述Helvetica開發過程的紀錄片《Helvetica》(由蓋瑞.胡斯崔特[Gary Hustwit]執導)上映並引起不小的話題;再加上拉斯.繆勒(Lars Müller)的著作《Helvetica Forever》,刊載了不少當時的書信以及字體樣本等相關文獻,得以讓人一窺Helvetica不為人知的製作祕辛。總合目前得到的資訊來看,其實製作Helvetica的設計師不只一人,正如繆勒在其著作中所述「該字體有兩位父親」;也就是說,除了一般所熟知的設計師馬克斯.米丁格(Max Miedinger,1910–1980)以外,擔任其設計指導、時任Haas公司經理的愛德華.霍夫曼(Eduard Hoffmann,1892–1980)也功不可沒。

該紀錄片裡,曾任萊諾字體公司經理的邁克.帕克(Mike Parker)也如此證實:「越深入了解Haas公司,就會越清楚霍夫曼的重要性。他不僅刻意居於幕後,也不願提及他任何助人的事蹟。」根據沃爾特.格萊斯納(Walter Greisner)的說法,「Atypl(國際文字設計協會)在1980年代要製作字體一覽表時,Stempel公司提議將米丁格跟霍夫曼兩人同列為Helvetica的製作者,當下也沒人表示任何異議。」而且,他還針對米丁格晚年受到不佳待遇一事提出平反。聽說Haas公司的高層每季都會主動以支票形式發放津貼給他,直到他去世為止。

米丁格曾以排版師傅的身份,待過數家印刷工廠,1946年時開始擔任Haas公司的銷售員,並於1954年時以字體設計師身分在該公司推出了襯線粗厚的標題字體Pro Arte。後來又於1956年時移居蘇黎世,成為一名獨立的自由平面設計師,且在同一年的秋天與霍夫曼合作開始製作Neue Haas Grotesk。

根據兩人的來往書信,一開始是從Halbfett(相當於現在的Bold粗度)的20pt開始著手。在當時,因為swiss typography流行而人氣高漲的Berthold公司是其頭號競爭對手。在開發的程序上,是由米丁格先畫出新的設計圖,再將其縮小並同時對照Akzidenz-Grotesk 20pt的活字來做檢討跟設計調整;設計的方針上,則是比Akzidenz-Grotesk粗一圈、x字高稍高,然後字間設計得偏窄。雖然Haas公司在1943年時就曾推出過一款無襯線字體Normal-Grotesk,但他們並沒有將其列入比較對象。

從這張最早的試做字樣裡可得知,兩款字體排版起來的間距緊湊度不太一樣。他們所設定的目標,不在於模仿現成活字,而是要削去19世紀的老氣風格,將設計變得更具現代都會感。Helvetica在後來擴展字型家族時,也是一直依循此方針做為設計的基礎。不過,米丁格只負責Fett(相當於現在的Black)、Mager(Roman)、Mager Kursiv(Italic)的製作。

在經過反覆測試後,Neue Haas Grotesk終於在1957年6月於瑞士洛桑召開的「graphic 57」展示會上正式發表。但在這之後,米丁格又製作了數種大寫R的造型,並重新設計了小寫a;也就是說,被普遍認為最能代表Helvetica特徵的大寫R跟小寫a,其實不是最終的設計。看過後來1960年代Haas/Stempel公司所推出的聯合字體樣本也可以發現,裡面正寫著用作替換字符的大寫R是需要「特別訂購」的。關於這部分,與同樣在「graphic 57」展示會上由法國字體公司所推出、以擁有21款字型家族的華麗陣容出場的Univers(p. 104)有著很大的差別。

後來,為了迅速因應市場需求,整個字型家族在1960年代時再加入了不同字寬版本的變體,但並非全為原創。我手上剛好有Haas公司於1956年推出的Breite fette Normal-Grotesk字體樣本,對照1960年代Helvetica金屬活字樣本中的Breite fette Helvetica後會發現,有一部分居然是完全相同的,而這款Normal-Grotesk是Haas公司在Helvetica誕生之前就已推出的字體。同樣地,亦是由該公司所出品的字體Commercial-Grotesk也在經過許多修改之後成為了Helvetica的窄體。也就是說,Haas公司將以前製作過的字體,取其部分變成了Helvetica。Helvetica這款活字並非短時間內一次性地完成,而是在發售之後經過數次的設計變更,再陸續結合自家公司其他字體,非計畫性地緩慢成長茁壯而成。

數位字型的Helvetica

接著來看數位版本的Helvetica設計。若將金屬活字的Helvetica與數位化的Helvetica及Neue Helvetica相比較的話,會發現普通字寬的字形設計其實沒什麼差別,但寬體版本的小寫字母r、t等處的設計則與金屬活字Breite fette Helvetica相異。因為數位版本的Helvetica有考慮到字型家族的整合性而對字形進行了諸多修正調整,以至於跟活字時代的設計版本會有所不同。迄今已上市超過半個世紀而仍然暢銷的Helvetica,細節其實一直不斷變化著。

同樣是數位版本的舊版Helvetica跟Neue Helvetica,若仔細觀察可以看出一些細節上的差異,但兩者最大的區別其實是在義大利體。舊版Helvetica字型家族裡的斜體稱作「Oblique」,而Neue Helvetica則稱作「Italic」。以下讓我為各位說明Oblique和Italic的差別。

在金屬活字時代,Oblique一般是指多數無襯線體裡的單純傾斜設計,而Italic則是指留有手寫體筆法的設計。在數位時代的今天,將外框物件直接施以傾斜所製作出來的字體就稱Oblique,舊版Helvetica正是典型的例子。這種字體使用於一般事務性質的文章上問題不大,但用於標題字等需要將字放大顯示的情況下,曲線部分的扭曲也會隨之放大而一清二楚。

舊版Helvetica的Oblique只是單純將直立的設計施以傾斜,以至於讓字形產生扭曲,這就是數位字型的Oblique;相較之下,Neue Helvetica Bold Italic的錨點則依然維持直立,且對曲線的細節有做好視覺補正,這種「錨點直立、曲線細節有經過視覺補正」的字體,才是數位字型裡所謂的「Italic」。

對於Oblique,就廠商的立場而言,可能會推拖說「在急速擴增的數位字型市場需求下,為了保持供需平衡而必須如此」。當然也有人認同說「這樣的製作是當時為了快速因應市場而不得已的權宜之計」。事過境遷,「先求有」的舊思維已成過往,如何求好的時代已來臨。為了追求更美的排版,在字型的選用上應該使用Italic,而這也是開發Neue Helvetica的目的之一。但是,Neue Helvetica的寬體和窄體卻依然是Oblique,只有正常字寬的版本有Italic,因而導致一個字型家族裡同時混有Italic和Oblique的雜亂情形。正常字寬的版本在設計上明明花費了不少心力,其他字寬的版本卻沒法同時跟進,實在是有些可惜。即使窄體的曲線設計因為較為修長而缺陷沒那麼明顯,但我還是由衷期盼有朝一日可以推出真正的義大利體。

Helvetica在1957年發表時,完成度還不高,在經過半個世紀的歲月琢磨,成長依然遲緩。即便如此,卻可以從日常雜貨到高級時裝品牌都見其蹤影,說起來還真不可思議。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款字體不會過於老氣,卻又不會過於工整的特性使然吧!

《歐文字體2:經典字體與表現手法》

所有設計者絕對不可不知的歐文字體知識
各風格字型表現實例解說+經典歐文字體徹底剖析+國際字體設計大師珍貴深度訪談
《字型之不思議》作者、Monotype字體總監──小林章
從東方人視角撰寫的歐文字體專業教本《歐文字體》系列第二部

「對於已經知道不少字型知識的人來說,或許會進而想知道更多的字型運用方法,亦或是想深入理解那些字型的原作設計師的設計概念是什麼。這本書就是為了這些想了解更多的讀者們而存在的。」──小林章

字體運用沒有一定的規則可循,但透過觀察現有的經典案例,以及理解各款經典字體的來由、演進與相互比較,就能逐漸學會如何隨心所欲的運用字體,讓設計完美呈現想像中的風貌。 本書為國際知名字體公司Monotype字體總監小林章,專為歐文字體使用者所寫的入門系列「歐文字體」的第二部作品。全書共分為兩大章: 「字型表現入門」跟「經典字體徹底解剖」。

字型表現入門:著重於如何透過字體運用呈現各種你所希望的風格。

經典字體徹底解剖:作者挑選了共十六款最經典、暢銷的歐文字體,除了介紹各款字體的設計起源、製作過程、各版本的演進與比較,更實際訪問到各款字體的設計者或關係人,暢談他們如何發想、設計,以及字體設計背後的各種祕辛。

出版:臉譜
作者:小林章
譯者:葉忠宜
詳細資訊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