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突然在奶牛關上看到有人轉發微博上的一個問題,順手回答了一下,才發現「哇,自己原來大道理好多!」,於是就轉載出來讓李先生大家一起恥笑一下。

下面是原答案,沒有改動。

CQB吧,主要是在《榮譽勳章》、《三角洲部隊》和《CoD》裡,巷戰時要貼牆前進、注意觀察樓上有沒有人以及轉角⋯⋯感覺現在都變成本能了(玩得真是太多);入彎前一定要記得踩剎車——我的意思是說,進入彎道前的直線就踩剎車,根據當前的速度以及彎道的大小,確定自己的車子應該降到什麼速度⋯⋯另外,我的確是因為《GT 賽車》,所以只用了大概幾天的學習時間就拿到了駕照。(´_ゝ`)

確實發生在我身上的,還有就是一些比較飄渺的東西,比如「三觀」1或者說是一部分思維邏輯,也是電子遊戲幫助我建立起來的。玩遊戲玩久了,看到遊戲中那些角色們所做的那些事情(比如《質量效應》和《榮譽勳章》),有時候就會感覺⋯⋯親戚之間還在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發生糾紛、或者感覺他們因為各種原因,被侷限在一個很小的空間中(不論身體還是思想),都會感到不自在。這甚至加大了兩代人之間的代溝。

而,當人在接觸了很多諸如遊戲等新興產業,或者說在大城市中生活過之後,再跟他們因為前途或者其他事情發生爭執,「講道理」這條路就會越來越行不通。

啊,所以我才覺得活在三線小城市沒有前途啊。

按照約翰.赫伊津哈(Johan Huizinga,《遊戲人》作者)的說法,遊戲本身是一種帶有規則的儀式。

因此不論是最原始的遊戲,還是最原始的電子遊戲,規則和儀式性是其本源。但因為遊戲本身的可操作性和表現力,隨著科技的不斷進化、人們的生活方式與思維不斷地變化,而出現了非常多元化的發展。

這其中發展出來的,也包括遊戲邏輯、遊戲敘事以及遊戲藝術。

而遊戲類型也有著相當長足的發展——動作、體育、策略、RPG,乃至於 Galgame。所以現在的「遊戲」,已經不僅僅只是反映一個規則或者說是重現一個儀式,而是能夠模擬真實生活、體驗無法觸及的世界、講一個好故事,甚至只是供人發洩用。

而遊戲這件事物本身也正如約翰.赫伊津哈在《遊戲人》頭幾章所說的:

「遊戲就是遊戲,它能教會你一切東西。」


  1. 編按:中國網路流行語,意為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