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貓大王

龍貓大王

我喜愛電影,以科技營生,鍾情一切神秘的、幽暗的、曖昧的、不為人知的萬物。
龍貓大王

1952 年 Jimmy Boyd 首唱版本《I Saw Mommy Kissing Santa Claus》唱片封面。

在傳統印象中,聖誕歌曲多是歡樂愉悅,但聖誕節既然號稱節日之王,那多如繁星的聖誕歌曲之中一定有其異數。不過今天要分享的不是最悲慘的聖誕歌,而是看起來很歡樂但其實真相大相逕庭的這首歌:《我看到媽媽親吻聖誕老人》(I saw Mommy Kissing Santa Claus)。不,這中譯歌名不是真的,我們或者應該稱它:《親眼直擊我娘紅杏出牆之與聖誕老人不死鬼玩親親》。

這首歌自 1952 年由當時 13 歲的 Jimmy Boyd 首唱以來有著許多版本,而最出名的應該是傑克森五人組(The Jackson 5)的版本。這個由麥可傑克森主唱的版本,與其他版本相較,最特別之處在於多了不少口白——但口白對傑克森五人組,或說是對麥可傑克森來說,其實一直是他們音樂中很重要的元素。

在那個年代的歌曲中,念口白可能稀鬆平常,但讓一個小屁孩念些你不愛我而我好冷的成人口白,似乎在那個時代成為一種又酷又帥的時尚(想想方順吉),這種超齡演出,加上麥可童稚但與年齡極不相襯的高技巧嗓音,讓麥可的這個七〇年代版本成為至今仍被傳誦的經典。

《親眼直擊我娘紅杏出牆之聖誕老人不死鬼》這首歌的歌詞,在不同版本裡有很多更動,但其實這些更動都僅僅在調整主人公的小屁孩指數而已。

像是其中「媽媽以為我在房裡很快就睡著」這句,有些會加上「哪有!我還沒睡!」的口白,充分表現了陽奉陰違的小紅衛兵精神。但麥可的版本更加地小屁孩與幸災樂禍,在歌曲結束後還加上了向同伴爆自己媽媽八卦的橋段:「真的!真的!我媽親了聖誕老人!你要相信我!」哇咧,幫你爸戴綠帽很好玩嗎?

綠帽,所有已婚男人恐懼的終極邊疆。

於是一個千古流傳的問題於焉產生:媽媽親聖誕老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果你沉迷於這首歌朗朗上口的旋律,那也就算了。但只要靜下心來讀讀歌詞,各種可能都通往各種更令人不安的結果。

1. 聖誕老人是爸爸假扮的。

這好像是至今所有人對這首歌的認知。問題來了,歌詞裡媽媽已經帶孩子上床睡覺後又回到客廳。在孩子回房的過程中,為什麼爸爸在已經認知兒子不會再起床的狀況下,不脫掉聖誕裝扮呢?你可以想像在媽媽哄睡孩子的這十幾分鐘裡,一個穿著全套聖誕裝(還戴著「大片雪白落腮鬍」)的爸爸孤單地坐在客廳,是什麼動機讓他繼續整裝以待呢?

這導致更令人不安的問題:第一,他知道兒子會起床偷看。所以他要繼續穿著聖誕裝,還要進行一個極度考驗親子忠誠度的行為:讓兒子看到聖誕老人與媽媽在家裡接吻,他到底想向兒子傳達什麼概念呢?

——你最愛的媽媽,現在在你最安全的堡壘裡,跟一個可能是你最愛的節日人物(不是爸爸)進行了親密行為(而且媽媽看起來很興奮)?

這根本是在挑戰一個未成年兒童的傳統家庭價值啊!難道你期望的是兒子憤而持刀殺了聖誕老人(aka 爸爸)嗎?難道你期望在聖誕夜的自家客廳上演伊底帕斯王的希臘悲劇嗎?這太重鹹了吧!?

第二,他不知道兒子會起床偷看。如此,則爸爸穿著聖誕老人裝等著媽媽下樓,似乎變成了一種令人激動的愛情動作片前戲。這首歌另外一個經典版本,由史派克.瓊斯(Spike Jones,不是現代那位才華洋溢的怪咖)在 1952 年所演唱,而他曾私底下另外錄製了一段版本,暴露了他對這首歌真正的想法——歌名改叫《我看見我媽上了聖誕老人》(I Saw Mommy Screwing Santa Claus),這個版本堅挺硬直地鞏固了這個論點。

扮裝癖其實沒什麼大不了,但問題是既然爸爸得等到孩子睡了,才敢以聖誕老人之姿發「小禮物」(好吧,可能不小)給媽媽,證明了爸爸應該不欲兒子知道他的扮裝癖好,沒想到孩子躡手躡腳地親眼看到了這令人震驚的一幕,他要怎麼面對往後的父親呢?他要怎麼教導未來的小孩呢?他要怎麼在以後女朋友要求他穿上聖誕老人裝雲雨時,克服心中不斷浮現的嚴父臉孔呢(不過這樣就不會有小孩了)?他要怎麼向父親表達其實紅袍白鬍也是他心中渴望已久的衝動呢?想必聖誕節清晨父子兩人起床見面時的氣氛一定是很有趣的吧。

2. 聖誕老人就是聖誕老人或 Someone Else。

⋯⋯。(圖片來源

這基本上已經是綠雲罩頂、綠帽聚頂、綠光戰警了,我們剩下能做的只有去分類綠色的深淺而已。

如果媽媽接吻的對象是正真正銘1的聖誕老人,好吧,作為全世界最大的玩具出口商,成為聖誕老人的兒子(應該是繼子)應該是百利無一害,而且繼父每年只要工作一晚,其他日子全部都在家泡老人茶。

剩下需要克服的問題,就僅有繼父可能會繼續穿著工作制服與母親親熱這個心理障礙,以及當你某天覺悟自己的薪水其實買不起全世界所有孩子的聖誕玩具時,要不要克紹繼父裘(對,你還是得穿上那件偷情現場的犯罪證物)的問題。

平淡無奇的爸爸變成世界名人好像不錯,但反過來,血緣生父去哪裡了?在這個萬家團聚的傳統節日裡,父親去哪裡了?難道是因為爸爸長期不在家,才導致媽媽勇敢越牆的舉動嗎?或者是⋯⋯一個鮮紅色的猜想⋯⋯似乎與媽媽接吻的聖誕老人身上⋯⋯那紅色的聖誕袍似乎比任何時候更紅⋯⋯。

六十年來,這首歌一向都是很受歡迎的聖誕歌曲,在你兒子的聖誕歌曲錄音帶或 CD 裡,想必它也赫然在列。下次全家一起聽麥可傑克森賣力飆高音地唱著《我看到媽媽親吻聖誕老人》時,忘掉你心中不斷浮現的疑惑吧,隱藏你身為人父、人夫的不安吧,像過往無數聖誕節一般,露出你一家之主爽朗的笑容吧。

這是一首很棒的聖誕歌曲,不是嗎?


  1. 編按:日文,正真正銘(しょうしんしょうめい)意為如假包換。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