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A

PATA

巴哈姆特歷年站聚的懷舊遊戲版攤管理人之一。

小時候一起玩遊戲的朋友多已不在身邊,為了彌補童年遺憾,現在努力參與、學著紀錄與嘗試舉辦遊戲聚會,記載往日遊戲帶給我們的歡笑與感動。
PATA

筆者到場時,已經是 23 日晚上 21:20 左右,這時三創園區已差不多要打烊了。Megabit 社長 Kyo Chen 當下正在測試器材,廝殺對戰中,筆者就自己先逛了。徵求在場工作人員許可後,開始拍攝照片。以下,就是對幾個主要展覽分區的簡單介紹:

一、展場最左方的二十一台盒書完整家用主機展示區,是不可以進入與觸摸的。

二、其次是新舊街機機台區。經典的 SEGA Astro City 框體,跟另一台較新款的平面螢幕機台。每個展區隔牆上,都會依照區域主題,放置各種電玩遊戲模型與週邊。

三、家用機區。擺設有三台顯示器,分別是內建超任主機的一體型電視 SF-1、小尺寸 PVM 高解析度彩色監視器、CRT 平面電視。這三個螢幕分別接上了 SFC、FC、SEGA SATURN。其中 SS 主機配置了多人連接器外加五支手把,與《轟炸超人》,還有 HSS-0130 雙人街機大搖(桿)。當時正好有兩位小姐在對戰 SFC《瑪利歐賽車》。

四、較近期的連網對戰主機區:WiiU 與四支手把、內建 DreamCast 的顯示器「CX-1」搭配《Gunspike》,還有月◯寶盒。

五、PC 遊戲及實況直播區。我到場時,機器都剛好已經先關機休息。

六、掌機展示區,並搭配家用主機——主要是 FC 與 SFC 的大量盒書完整遊戲卡帶展示。這個課堂教室與桌椅的背景,分明就是要大家勾起上課時,在桌面下偷打 GAME BOY 的罪惡回憶。題外話,筆者很自豪自己從未於上課時在底下偷打過 GAMEBOY(挺)⋯⋯因為小時候窮又人緣差,根本沒機會「不乖」。(淚)

七、SEGA 街機雙槍射擊遊戲《The House Of the Dead》(死亡之屋)框體,也是 Megabit 社長的私人收藏。

這時,Kyo Chen 終於忙完,筆者也就抓到機會跟他小聊一下。

他表示,自己除了舊世代遊戲軟硬體以外,也有玩 PS3、PS4,乃至於時下熱門的手機遊戲,他並非是只玩懷舊遊戲的玩家,而是一個各種遊戲類型平台都會嘗試遊玩的人,只是有天心血來潮回顧舊平台遊戲,又發現了它們吸引人的地方。

只要形式適當內容有趣,遊戲的新舊並不是問題。

Kyo 提到他有個十歲大的姪子,就像一般小朋友一樣只玩手遊。Kyo Chen 有天拿了《Metal Slug》(越南大戰)跟他分享試玩,小朋友試玩之後竟一發不可收拾,從一代一直玩到系列最新作通關玩完,還問他還有沒有類似的遊戲。

這與他的想法「只要形式適當與內容有趣,遊戲發行的新舊年份並不是問題」相印證,也是他籌辦這次展覽的初衷。

筆者想起之前跟還是小學生的姪子(現已是國中生)一起玩 FC 的《熱血時代劇》,由於遊戲的必殺絕技招式動作豐富多樣,場景關卡變化各異,並不會因為是老作品,就讓小朋友因為相對簡陋的聲光效果而排斥遊玩。

在展覽開始的第一天,來客數已多到讓他感到意外,我想接下來的聖誕連假與跨年連假,應該才是人潮的高峰⋯⋯。

筆者也跟他分享了上禮拜才結束的,在台大體育館舉辦的巴哈姆特站聚中,我們版攤工作同仁夥伴因為人手不足,疏於管控版攤,導致遊戲卡匣遺失的意外。他也提到,還是會擔心人潮眾多而導致展品遭竊或遺失的可能。

在此,想跟各位預計前往參觀的懷舊遊戲相關社團同好、朋友們分享呼籲:大家都同是熱愛遊戲的同好朋友,難得有前輩高手收藏家們發心,願意分享自己的寶貴收藏,供大家一起蹂躪同樂,也要試著將心比心、尊重彼此,遵守主辦單位的規定,讓下一位來訪者也能跟您同樣,感受同一款主機與遊戲,所帶來的喜悅與感動。

遊戲只是程式,卡匣、手把也只是電線、電路板與塑膠的組合。玩家的互動與分享,才是遊戲更好玩的關鍵。

遊戲只是軟體程式,卡匣、手把也不過是電線、電路板與塑膠殼的組合。玩家之間的互動交流與分享,才是讓遊戲變得更好玩的關鍵因素。

我們也不希望所有的懷舊遊戲軟硬體,最後只能變得像櫥窗裡的高價收藏精品,就像是日本 Super Potato 之類的懷舊遊戲專門店一樣,雖然包裝完整品相美觀,卻束之高閣、乏人問津,在你留意到它們,前往櫃檯付賬帶走以前,跟你的人生毫無交集與關聯。

那樣的場所,雖然依然令人神往,但卻缺乏了一份小時候在學校後門口小賣店裡,用零花錢試玩、跟老闆討價還價、與其他小朋友交流、互動的那種「人味」。

懷舊不應該只是短暫的商機熱潮,而是一個社會文化長遠底蘊成熟的表現。在此預祝 Kyo Chen 與 Megabit 團隊,這次在台北三創的展覽平安順利。也期許同好朋友們,除了熱情以外也能發揮互助分享精神。一同回味享受遊戲當年帶來給我們那股不變的單純樂趣與美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