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坂雯麗

神楽坂雯麗

曾經是部落客,現在以偽娘的身分在網路上活動,從廢業青年文力變成中年少女雯麗,萌度與恥力變高,但仍無法改變生為宅男的客觀事實。
神楽坂雯麗

在任何嗜好與收藏領域,或多或少都有所謂「夢幻逸品」的存在,懷舊遊戲當然也不例外。以遊戲相關的物件來說,這些逸品可能是年代久遠因而存世稀少的主機、遊戲或出版物,也有可能是往年媒體活動公關禮品,或抽獎獎品等原本就並非量產品的稀有物件。

而其中,更有某些雖然已開發完成或接近完成,卻因為種種內外部因素而胎死腹中的產品。

這星期,一個出現在日本 Yahoo 拍賣上的賣場,引起了老遊戲收藏家的注意,更勾起 SEGA 愛好者們心中或許長年以來仍無法釋懷的某個慘痛回憶。

結標後的網拍賣場。(圖片來源

一個不含卡匣,只有空盒和說明書,前後拍賣時間總共八天,看來與網拍上的其他千千萬萬種零碎商品毫無差異的賣場,最後卻在經歷一百八十九次出價之後,最終以日幣 613,345 元(未稅)結標?

按照本文寫作時(2016 年 12 月 28 日)的匯率,日幣 613,345 元約合台幣 167,403 元。為什麼一個看似平淡無奇(而且還不包括遊戲本身)的 MD 卡匣盒書,能夠被認為有接近台幣十七萬元的價值呢?因為這不是任何其他遊戲的盒書,而正是當年胎死腹中的 MD《俄羅斯方塊》盒書流出品。

這款原本已由 SEGA 開發接近完成的《俄羅斯方塊》,由於任天堂高明(或奸巧——視讀者認同其作法與否而定)的商業戰術,最終迫使 SEGA 不得不放棄上市計畫。想知道更多這塊夢幻遊戲背後的故事,請看這篇〈小小方塊引爆的商戰:俄羅斯方塊〉。

相當諷刺又有趣的是,當年這款遊戲夭折之後,遊戲內容卻經由神秘的管道流出日本,結果身在包括台灣在內的東南亞國家 MD 玩家,最後還是以盜版片的形式玩到了這款 MD 版《俄羅斯方塊》;而在重視版權觀念的日本,這樣一塊誰都知道其存在,卻難以公開流傳的「目錄上不存在的遊戲」,反而成為需經過各種管道小量流通的 Bootleg 商品。

這套由位於千葉縣幕張市的二手書店「草古堂」放上網拍的《俄羅斯方塊》盒書,一般被認為是真品,也就是當年 SEGA 內部已經製作完成,且逃過銷毀命運的極少數樣品或成品之一。根據賣場問答中店家的說法,這個盒書是在約十年前所購得;但究竟為什麼會只有盒子與說明書,當年收購的對象又是什麼人,由於經手的工作人員已經更迭,目前也已不可考。

2012 年出現在 eBay 上盒書完整且有遊戲原作者親筆簽名,以100萬美元結標的 MD《俄羅斯方塊》。(圖片來源

從 1000 日元的起標價來看,顯然結標價也不是當初賣場開設時就預期到的——假如主事者對這段歷史沒有相關知識的話。但是話說回來,既然盒書完整(而且還有遊戲原始作者親筆簽名)的 MD《俄羅斯方塊》卡匣曾經有以一百萬美元(約合今日台幣三千兩百零三萬餘元)成交的紀錄,那麼台幣十七萬元的空盒與說明書或許還不算太昂貴⋯⋯。

賣家應買家要求陸續更新了物品外觀,包括說明書內頁。(圖片來源

其實隨著懷舊遊戲愛好這十幾年來的發展,市場上也開始出現以今日技術偽造的「夢幻遊戲」膺品。最早期有自行將普通卡匣噴漆或電鍍,用以混充日本昔日綜藝節目限定贈品的例子,後來更發展到將模擬器用的遊戲檔案燒入 ROM 卡——通常是紅白機磁碟系統上的遊戲——再仿照任天堂的卡匣標籤形式,製作頗為精美有說服力的外觀,再聲稱這是「試作品」、「未發售品」之類的稀有物件來高價販售。

雖然大多數情況下,這些膺品都很容易辨認與識破,但也有剛踏入這塊領域的新手受騙上當的例子。以筆者個人來說,不管再怎麼喜愛 SEGA 或熱愛懷舊電玩,花台幣近十七萬去買一個 MD 遊戲空盒與說明書,都是不可想像的事情。雖然這絕對是電子遊戲史上重大事件的證物之一,但那畢竟已經超出了嗜好的領域。隨著時間演進,我想這類的「懷舊遊戲詐騙」可能只會越來越多,而製作手法也勢必會更加精良。

當然,這類重製行為如果僅是作為個人趣味收藏,在銷售時也明白標示為再製品的話,雖然還是有權利上的問題,但至少是可以不被歸類為詐騙了。

知道這個事實之後,曾經在 MD 主機上玩過《俄羅斯方塊》台卡的各位,有沒有一種意外發現自己曾在不經意間發了筆小財的錯覺呢?

今天之後,你也可以抬頭挺胸地說:「我打過光是盒子跟說明書就值日幣六十一萬的電動!」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