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身為一個評論型網站的主編,應該避免寫一篇內容大多出自翻譯的文章,然而以下要敘述的這個故事實在太過震撼,所以或許是該為這個不幸的當事人破例一下。

各位讀者也曾經有自己心愛的收藏品——無論是書籍、玩具、音樂 CD——被突然間處分掉的經驗嗎?

今年十月二十八日,在由日本讀賣新聞營運的讀者投稿網站區塊「發言小町」,有一位已婚男性發文投書,文章標題是〈我的收藏被妻子隨意拋售掉了(抱怨)〉(コレクションを妻に勝手に売られた(愚痴)):

「先日会社から帰ると、1000本近くのファミコンソフトがなくなっていました」

「前幾天我從公司下班回家,發現我將近 1000 款紅白機遊戲卡帶不見了。」

當他詢問妻子時,對方回答他「因為有想要的手錶跟包包,所以就賣掉了。你之前還那麼自誇,結果還賣不到一萬塊。大騙子!」。多年的收藏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被一掃而空,動手的是自己的另一半,而因為賣價不夠漂亮(原因後述)還被嘲諷了滿滿一臉,假如這個世界上有人間地獄的話,這應該就是其中之一了。

而他也把他的損失中比較突出的幾款遊戲,與目前大致的(日本)市場行情列了出來。這些遊戲如果加上完整的包裝盒與說明書,如今都有相當的高價,它們包括但不限於:

  • 《烈火 92》(Summer Carnival ’92 – Recca),日幣 60,000 元
  • 《宇宙巡航艦阿基米德版》(グラディウスアルキメンデス版),日幣 50,000 元
  • 《秘密客》(ギミック!),日幣 35,000 元
  • 《成龍踢館 KUNG FU版》(スパルタンX),日幣 45,000 元
  • 《金屬之光》(メタルスレイダーグローリー),日幣 10,500 元

除了這些每個熟悉 FC 的老玩家幾乎都能唸出來的昂貴名字之外,當事人的收藏中還有已經過世的祖父母,還有父母在他幼時買給他的禮物,甚至夾藏在這些禮物中,寫著長輩心意的卡片也連卡帶一起被處分掉了。

而且他的妻子並不是前往專業的中古遊戲店變現,而是直接拿到一般連鎖式的二手商品連鎖店去變賣。以台灣人比較熟悉的例子來說,大概就是前幾年曾流行一時的連鎖跳蚤商店。由於不識貨,這樣的店家不可能開出合乎收藏家常識的行情來收購,這些可說是當事人半生心血與回憶的寶物,就這樣以接近資源回收的廢鐵價消逝在跳蚤商店中。

當事人對妻子說明這些紅白機遊戲的實際價值時,對方甚至更不諒解他,回嗆道:「(被你)給騙了,把錢吐出來!開什麼玩笑,你沒零用錢了!」這位當事人在投書中繼續寫道:

「私、30代サラリーマンで妻、30代専業主婦の子供なし、借金なし。年収700万円で、夫婦そろって小遣い20,000円です。私の何が悪かったのでしょうか? 何だかやる気がなく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た」

「我是個三十多歲的上班族,我的太太也是三十多歲的家庭主婦;我們沒有小孩、沒有負債。我的年收入約七百萬(日元),而夫婦兩人收入加起來,我的(每月)零用錢也不過是兩萬元。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好像提不起勁來做事了⋯⋯」

看到這裡,各位讀者的反應是什麼呢?「要是我的話就馬上離婚」是嗎?確實就連筆者當下也是這麼想的。

然而當事人會把這件事情貼上網路,居然是為了找人討論「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這應該不是一句爛好人還是鄉愿就可以解釋的了吧。

在回應區中,也毫不意外的幾乎有九成以上的意見,都是在為這位悲哀又無力的丈夫抱不平,「換成是我,沒話說,馬上離婚」、「你太太的任性與物慾之強烈一清二楚,為了手錶跟包包會做出這種事的人,大概腦中就只有裝扮自己的外表。年收入七百萬的夫妻又沒小孩,不用雙薪,這怎麼可能」;但在此之外,也有冷靜到有點殘酷的意見:「對於沒有興趣的人來說,一千塊卡帶除了佔空間之外就只有礙眼而已。」

其他的回應及新聞評論,在此就不多加翻譯,有興趣的人還請自行深入閱讀。實際上我是不忍卒睹到難以再多開幾次那篇投書來看了。

如何避免這種悲劇?

雖然在這則消息的零星相關報導中,有些評論者提出「即使每個月得多一筆花費,但當初也應該把這些珍藏存放在出租倉儲中」之類的意見,但我認為這是後見之明。從當事人的反應來看,在事發之前,他顯然做夢也想不到結縭的妻子會這樣對待他的物品;而一個月的零用錢被壓縮到「兩萬日圓」這種程度,可想而知其妻子也不可能會同意為了存放這些東西而讓丈夫額外花錢去租用個人倉庫空間。

以我個人而言,我在收藏自己喜愛的物品時,都會設法讓周遭的家人理解到這些東西的實際價值。如果家人、妻子或孩子能夠有所共鳴,一起投入的話固然是不可多得的好事,但最低限度,身為一個收藏者,是有義務讓有機會接觸到這些物品的人,都知道任意處置它們會帶來何種實質後果跟損失。精神上的損失也許很難具體地讓別人理解,但是如果說了「這些東西就是值多少多少錢」,除了降低理解的門檻之外,最起碼不會發生誤判價值,連變賣都賣錯地方的憾事。

但是回到當事人投書中妻子在得知實情後對他怒罵的內容「(被你)給騙了,把錢吐出來⋯⋯」來看,顯然他在事發前,也不敢讓妻子知道他過往為了收集這些物品所付出的實際成本。

尾聲

在發文數日後,當事人在本文的回應區發表了幾則回應,更新事態的發展。

「その後、残念ながら売られたソフトは取り戻すことはできませんでした。妻のことですが、この1件のみで離婚ということは考えておりません。妻もどうやら反省したようですので」

「之後,雖然很遺憾但終究遊戲是拿不回來了。有關我的妻子,我想我不會只因為這件事,就跟她離婚。她似乎也已經有所反省了的樣子。」

雖然對於別人的婚姻和人生,我們終究只能旁觀,但看在外人的眼裡,這到底是包容一切的真愛呢?還是菩薩般的寬容大量呢?又或者是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所以乾脆放棄了呢?

我們終究是無從確認,只有掩面嘆息而去的份。

推薦閱讀

  • Chris Huang

    年薪700萬,
    每月零用錢2萬日幣. 真的很可憐,
    這不叫社畜了…根本 是家畜,

    很多人都說娶日本老婆很棒.很好…有時不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