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先生

鏡花先生

不是專家,不是評論家,就只是個喜愛寫作的人而已。最近發現自己寫來寫去,還是比較喜歡寫關於動漫的東西。
鏡花先生

2016 年 11 月 27 日,在官方舉辦的《Code Geass》十周年紀念活動中,導演谷口悟朗在台上宣佈,名為《Code Geass 復活的魯路修》的新作將會開拍。谷口悟朗強調,這部動畫是十年前的《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的續篇,標題中的「魯路修」三字,也並非同名同姓的其他角色,而是如假包換,那個自稱為「Zero」的魯路修——也就是說,那個男人,從「零之鎮魂曲」中存活下來了。

聽罷這個震撼的消息後,相比起感到興奮,個人倒是覺得有點不安——所以,整個《Code Geass》第二季中唯一能令我感動的橋段,那個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零之鎮魂曲」結局,也將要就此被毀了嗎?如果魯路修真的沒有死,「零之鎮魂曲」只是一場騙局的話,那我該如何去理解當朱雀穿上 Zero 的裝束,用劍殺死自己的挚友魯路修時,所流下的眼淚呢?我又該如何理解娜娜莉伏在魯路修的屍體前,哭著說的那句「沒有哥哥的明天,我該如何過」呢?C.C. 在教堂中流下的眼淚,又該如何去解讀呢?那因魯路修的死才能促成的感動,我害怕會因這套續作,而被輕易地摧毀。

要在不破壞「零之鎮魂曲」的前提下,以讓魯路修復活的方式續寫《Code Geass》的故事,怎麼想都是高難度動作,是幾近把前功都盡廢的行徑。究竟這故事還會怎樣寫下去呢?這個問題實在愈想愈讓人感到不安。我唯有希望,編劇大河內一樓能用具說服力的說法,描寫魯路修又施展了甚麼令人意想不到的妙計,再次騙過全世界吧。

不論如何,這部取名為《Code Geass 復活的魯路修》的新作,至少告訴了我們一件事——官方也明白到,這部作品最能吸引人的,不是「Geass」這設定、不是它的世界觀,也不會是名為 Knightmare 的機械人。由始至終,觀眾所關注,最喜愛的,一定是魯路修。

這就是外傳作品《Code Geass 亡國的阿基德》無法複製本家的成功的最大原因。《亡國的阿基德》無法討好觀眾,故事不濟與否也並非主要原因,而是因為製作群不明白,《Code Geass》的靈魂,從來都是刻在「魯路修」三字身上。當初使我們驚豔的,是那個用能力命令眼前的士兵吞槍自殺,其後露出奸笑的男孩——那個機智、冷酷,不惜一切目標,就只為向那拋棄了自己與妹妹的國家報復的黑色王子。

2006 年 10 月 5 日,從那天開始,日本的動畫史上多了一個大受歡迎的反英雄角色,他的名字叫魯路修。

※  ※  ※

在重看了整部《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後,讓我確信了一件事情——整部動畫最吸引人的部分,果然還是落在魯路修這一人之上。我想,這部動畫在當年能獲得如此龐大的人氣,當然還有很多天時地利的因素於其中。但現在回看整個故事,發現其中最不過時,仍覺有趣的部分,果然還是落在劇中的角色身上。

故事以「反叛的魯路修」為名,自然內容也是魯路修為中心,劇情簡而言之,則是講他如何去反抗命運,成為統治世界的魔王,又最後藉此了結自己的心願,斬斷仇恨的連鎖。魯路修作為一切事件的中心,是作品魅力的基石,大部分角色也要和他所有牽扯,才能發揮在劇中的吸引力。接下來,就讓我們從角色著手,聊一下這部《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吧。

魯路修

關於這個角色,雖然有很多事情值得一書。但我最想談論的,始終還是他那種矛盾的個性。說是「矛盾」,就如同他戴上面具,以 Zero 自居,才能掀起一場以毀滅不列顛尼亞為目標的革命一樣。只有成為 Zero,他才能拋開心中軟弱的情感,貫徹「不問手段,只問結果」的信念,成為革命家。

因為事實上,魯路修其實無法完全地當上一個如此冷酷無情的人,猶其命運偏偏喜歡向他開玩笑。成為了 Zero,統率了黑色騎士團以後,每一次伴隨戰鬥勝利的,就是魯路修身邊的人的犧牲。在戰鬥中害死了夏莉的父親,結果要抹掉夏莉對自己的記憶。因 Geass 的暴走,對自己所信服、所愛著的尤菲,她最後不得不親手殺死,縱使這件事情為黑色騎士團帶來了絕佳的機會。屢屢破壞自己的計劃,那個白色機體的駕駛員,結果原來是摯友朱雀,對他施下了「不准死」的 Geass,卻遭到對方的賣友求榮。就連原本是為了創造讓妹妹能安穩地生活下去的世界而掀起的革命,也在她死後也不得不繼續下去之時,卻見到妹妹原來仍舊生存,並在眼前成為了自己的敵人。

只能說,魯路修是個悲劇人物,他每前進一步,都是拖著悲劇的收場前進的。那個「不問手段,只問結果」的信念,故事愈看下去,更讓人覺得因為這是唯一能讓魯路修革命下去的理念,所以他才會持有如此想法。

這大概和一般我們一般理解的「反英雄」不太一樣吧?初看《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對魯路修最鮮明的印象,大概還是他的憤怒、冷酷,以及對著鏡頭奸笑的一面。但故事愈看下去,才發現這個「魔王」原來還有內心軟弱的部分,一點都不夠格。而事實上故事到最後也跟我們說明,這位魯路修也真的只是想扮演「魔王」而已。

這個矛盾的部份,我想就是魯路修最具魅力的地方。

C.C.

雖然劇中她是以「共犯」來稱呼他與魯路修之間的關係,但我想用「命運共同體」這個有點浪漫的說法,去形容兩人的關係也不算是過份了。這個把 Geass 的能力賜予魯路修的女人,也和魯路修一樣,有著想要割捨的過去。在一季第十集中,成田山之戰正式開始前,C.C. 和魯路修談起了關於名字的話題。被問道為何要取 C.C. 這個缺乏人味的名字時,她是以比喻這樣回答的:「雪為何會是白色的?因為它已經忘記了曾在自己上身上的顏色了」。拿走了姓氏與名字,就是希望把依附在名字之上的過去,也一同抹掉。在這點上,把自己的皇族姓氏拿走的魯路修,也和 C.C. 有同樣的想法。

只不過,如同魯路修也保留了自己的本名「魯路修」,沒有選擇完全地把自己的名字換掉一樣,自比為白雪的 C.C.,也沒有真的完全地與自己的過去割捨。在其後的劇情中,因碰觸了正在使用能力的 C.C.,魯路修意外地看到關於 C.C. 過去的一些片段,還得知了她的本名。在二人獨處的山洞裡,魯路修第一次對拯救他的姓命,以及賜予他 Geass 能力的 C.C. 道謝,並溫柔地說出了對方的全名。「被感謝還是第一次啊」,在那一刻,流著喜悅眼淚的 C.C. 是如此回應的。

被人感謝、被人所愛,就是 C.C. 多年來的心願。在還沒有成為「魔女」之前,C.C. 所得到的 Geass 能力,就是得到別人對自己的鍾愛。偏偏能得到世界上所有的愛的 C.C.,卻被賜予自己能力的修女所利用,了斷自己不老不死的生命。唯有最為信任的人的愛,C.C. 就是無法得到。雖然捨棄了名字,但這份渴望被愛的心結,卻沒有隨之而一併被拿走。

可幸的是,在歷經幾百年的歲月,換了身份,成為了契約者以後,C.C. 反而從締結了契約的人身上,尋回了久違的愛。兩人的關係,也是從這刻開始,慢慢從單純的「共犯」關係,成為了互相信任,扶持彼此,到最後大概也是互相愛慕的兩人了。劇中令人深刻的,就是當魯路修最感挫敗,承受著對世界上的任何人都無法明言的重擔時,唯有 C.C. 能在他身旁,給予他安慰。因魯路修的 Geass 暴走,讓尤菲被施下了要把全部日本人都殺掉的命令,其後還要由他親手槍殺了尤菲;在這個令魯路修幾近崩潰的時候,也是唯有 C.C. 能抱著他,給予他安慰。

她是魔王背後的女人,她的名字叫 C.C.。

朱雀

就定位上而言,大概可說是《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這部作品裡的第二男主角。可惜的是雖然有著如此重要的戲份,這個角色的性格塑造,卻是差勁得令人扼腕就是了。

相對於魯路修那種「不問手段,只問結果」的想法,朱雀卻有著「只有用正確的手段達到的結果,才是有意義的」的心志。這就是為什麼最初朱雀決意加入了不列顛尼亞的軍隊,打算從內部改革這個國家的原因。與此同時,也是他無法認同 Zero 的手段,最終也沒法成為黑色騎士團一員,與魯路修合作的原因。

在故事初期,與此對比能造成理念上的衝突,就講故事的層面而言是有意義的設定。但隨著故事講到尤菲的死,讓朱雀開始憎恨著魯路修之後,角色的特質也開始隨之崩壞。這時候的朱雀,已經沒有了當初的信念;唯一的想法,就只有要為尤菲報仇的念頭而已。把他塑造成復仇者,此舉本身是沒有問題的,問題在於他和魯路修不同,是個沒有任何信念的復仇者——就結果而言,這就讓他成為了一個只懂見風轉舵的小人了。把原本的好友魯路修押到皇帝面前,藉此交換成為 Knight of Rounds 的賞賜,還可以當成是他的報復手段。那其後以成為 Knight of One 為條件,協助修奈傑爾發動政變,就無法不讓人覺得這傢伙如劇中其他角色所言,是在靠背叛去攀附權力了。一個原本好好的角色,就這些因過了火的描寫,成為了討人厭的傢伙。

但也正如前文所言,《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的角色,還是要藉著與魯路修的互動,才能發揮他的個人魅力。最後綜觀整個故事,朱雀在劇中最令人討喜的表現,還是要數他和魯路修的合作。當最強的頭腦搭上最強的身體,這兩人沒有甚麼是做不到的。在學園裡,從毛手中拯救了娜娜莉時是如此;到最後一戰中,合二人之力打敗了修奈傑爾時,也是如此。作為魯路修最好的朋友兼戰友,最後由他手刃了魯路修,完成了「零之鎮魂曲」,也確實是不作他選。還好經歷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劇情後,大河內還是有在結局裡,給朱雀留了一個最好的位置。

卡蓮

愛著魯路修的女人。一開始是基於信念才跟隨 Zero,到最後則是單單信任、傾慕著魯路修,才會一直跟隨著他。可惜就如同第二季二十二集中,縱使卡蓮親吻了魯路修,也不可能從他本人身上得到任何回應。這個曾經拯救過魯路修的女人,最後卻還要成為對方的敵人,也只能說是命運的捉弄了。可幸的是,在「零之鎮魂曲」中,她也是不知情的人中最先察覺魯路修意圖的人。她所愛的人,最終也是以自己所仰望的形式死去,也是最後給予卡蓮的一點安慰了。

夏莉

另一個愛著魯路修的女人。特地要提到夏莉,是因為我真的要為這一個角色寫個「慘」字。在毛的一連串陰謀下,夏莉得知了魯路修就是 Zero,還在戰鬥中害死了自己的父親。結果最終迫得魯路修不得不對她使用 Geass,使她忘記了自己。作為讓事件落幕的第一季十四集,其結局也算是悽美,也成就了要讓魯路修因 Geass 而背負更多罪孽,在修羅道上再推他一把的意義。偏偏大河內好死不死,還要在第二季拿夏莉出來鞭屍,讓她毫無意義地被羅羅殺死——除了「毫無意義」之外,我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形容了。如果編劇是為了讓我全心全意地覺得羅羅只配當破布才這樣寫的話,我就只能說此舉是十分有效了。

雖然從第一集就開始出場,但這角色從頭從尾,都無怎麼在故事中發揮過任何關鍵作用,但偏偏在主線以外的戲份卻異常搶眼。因為在第一季中有著一段把失了憶的維蕾塔拾回家的劇情,結果扇就在網絡上被人戲稱為「雜碎」,全稱為「他媽的扇」(典故請自行搜尋 Komica Wiki)。結果在二季第十九集中,還真的出現了因維蕾塔的緣故,所以帶頭出賣了魯路修的劇情,讓扇成為了一等一的「他媽的扇」。記得當年看到這段劇情時,心想編劇你還真是十分幽默。

寫了這些令人深刻的角色後,最後想談一下「零之鎮魂曲」這結局。「零之鎮魂曲」告訴了我們兩件事情:第一,就是編劇在撰寫一個故事時,大概都是會先想好開首與結局,才會慢慢補完中間的劇情。不然為何在 R2 的劇情愈到後段就愈支離破碎的情況下,卻會有這麼一個首尾呼應,完整的結局呢。第二,就是縱使中間的劇情曾經變得莫名其妙,但若果有個漂亮的收尾的話,還是能讓它成為了一個完整的故事。

「零之鎮魂曲」就是這樣的一個結局,挽救了《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這部作品,也昇華了魯路修這個角色。在一季第四集中,就講過魯路修和朱雀都同樣相信,只有斬斷「憎恨的連鎖」,這世界才有出路。那究竟如何才辦到呢?朱雀並不知道答案,但魯路修就明白,唯有有一人成為了勝利者,才能結束戰爭。

結果,也因著共同的信念,以及不同的答案,結果魯路修成為了「勝者」,朱雀則成為斬鎖的人。在「零之鎮魂曲」中,朱雀披上黑色斗蓬,戴上 Zero 的面具,刺殺了已為憎恨象徵的魯路修,完成了魯路修的最後一個謊言。如同魯路修以及其他角色說過,其實 Zero 可以是任何人,只要能貫徹「正義伙伴」的信念,他就是 Zero。

如上文所言,魯路修一直所做的,都只是扮演魔王而已——除了因為他根本沒有魔王的冷酷無情外,也是因為他想以「魔王」的身份去求死。「王之力將使人孤獨」,這是 Geass 所給予的詛咒。魯路修一心想創造的,讓娜娜莉能安然地生活下去的世界,他最終是成就了,自己卻無法置身其中。這結局是悲傷的,但卻是「魔王」所能給予這世界的最好結局。

反英雄的如此謝幕,是令人感動的,也是《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最終會在我心底裡留下位置的原因。十年前,這動畫曾讓我這樣動容過,唯望十年後,感動也不會隨時間而被摧毀。

※  ※  ※

總算趕在 2016 年完結前,寫完一套 2006 的動畫。對我來說,也為這一年的寫作生活畫上了一個美滿的句號,也希望各位讀這篇文章時,也是讀得愉快。讓我們在下一年,繼續回顧更多好動畫吧。

在這之前,十年前的這些動畫,你都看過了嗎?

「十年前」系列-《寒蟬鳴泣之時》

「十年前」系列-《涼宮春日的憂鬱》

「十年前」系列-《驚爆危機!The Second Raid》

「十年前」系列-《灼眼的夏娜》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