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三創園區十一樓——這個館內手扶梯無法抵達的樓層,對大多數進入三創尋覓各種科技玩意或潮物的顧客們來說,可能是個有點陌生的地方;不過上週五,也就是一月二十日,這裡舉行了一場台灣老遊戲同好圈期待已久的發表會:台灣第一本懷舊遊戲專刊《舊遊戲時代》的群眾募資啟動記者會。

在歐美,以 Retro Gaming 為主題的刊物如《RETRO GAMER》等出現在市場上,已經有相當的時日了;而在電玩主機大國日本,隨著老遊戲趣味的發展成熟,幾乎每個月都有新出刊的懷舊電玩主題出版品。當然,這些出版物當中有編篡極為認真,與其所報導的對象一樣成為絕版經典的優秀書籍,也有一望即知是想趁著趣味熱潮順手撈一筆的玩票讀物。

但是不管這些書籍的內容品質高低,是值得精心收藏還是看過就丟,那些畢竟是在別人家的編輯部編篡、別人家的印刷廠印刷裝訂,然後身在台灣的我們必須花外幣去跨海買回來,而且還得邊看邊查外語字典的東西。

現在我們終於有機會擁有一本不需要親自跑到秋葉原,或是上 Amazon.JP 刷卡付國際運費才能拿到手的,屬於我們自己的懷舊電玩雜誌了。然而,就跟限量是殘酷的道理一樣,機會也是留給願意起而行動,加以把握的人們。

這次《舊遊戲時代》的募資啟動,較原先規劃的時程略晚,包括筆者在內,期待這本雜誌的讀者,老實說或許曾經有點擔心;不過在看到雖然佈置簡單樸素,卻精心安排的記者發表會,以及過去曾是徐人強社長在電玩雜誌市場上強力競爭對手的眾多傳奇台灣電玩人——《軟體世界》總編李俊賢先生、《次世代》總編輯宋明義先生,還有《電視遊樂器》總編輯陳清淵先生——紛紛登台或上鏡,以老朋友和編輯顧問的身分現身力挺,加上眾多童年只能在各類遊戲、電玩雜誌的版權頁中一窺其名的「上古巨獸」級骨灰玩家、知名遊戲評論者們所組成的特約作者群(筆者幸運名列其中,現在感覺頗為惶恐 XD),台灣的老玩家與新世代遊戲玩家們,能夠擁有一本屬於自己的老遊戲雜誌,似乎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的夢想了。

在這次發表會當中,筆者也受徐人強社長的邀請,帶著自己收藏當中最核心的幾台台製「創造者」、「小天才」等 Atari 2600、Coleco Vision 及 FC 相容機赴會展示,共襄盛舉;之所以會攜帶這些貌不驚人,或許也並非今日大多數人所熟悉的機器展出,也是想要追溯到自己的遊戲人生原點——三十餘年前,我所擁有的第一台遊樂器,就是外型一點也不像紅白機的 FC 相容機「創造者 70」。

假如你也擁有過,或玩過這些千奇百怪的台製相容遊樂器,那麼你應該能夠體會這樣的感覺:不會有其他人來為你挖掘這些幽微的遊戲記憶——大多數時候,就算你費盡心力描述它,聽者也只能同情地搖搖頭,只因為當年你或你的父母親戚,為你選擇了一台相對便宜,而且包裝上寫著簡單易懂的中文的相容機。

這些在海外可能更加不為人所知,或是被改頭換面取了新名字的主機,大多會被埋沒在電子遊戲史的洪流中,除非我們自己找到它們,然後自己親手為它們留下足以傳承的紀錄與回憶。這就是我個人願意支持《舊遊戲時代》的發刊構想與參與具體募資活動的最大理由。

拋開那些紙本雜誌已經死得多透、台灣出版業界又有多麼不景氣的「務實」想法吧。《舊遊戲時代》會是一本值得你重新成為一位為了遊戲、為了興趣,可以拋棄一切衡量算計的「狂熱玩家」的雜誌。「要害一個人,就叫他辦雜誌」,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把更多人拉下水——不是每個人一生中都有機會去辦一本雜誌,但是我們可以一起來「害」徐人強先生把這本雜誌給辦出來。

《舊遊戲時代》的募資啟動三天後,在本文寫作時(1 月 23 日)已經達到 150 萬餘元,也就是募資目標總額 400 萬元的 38%左右,可說有了個不錯的開頭。整個群募活動的期限則是 2016 年 3 月 20 日——整整兩個月之後。何不考慮為今年的年終獎金或紅包,找一個別具意義的用途呢?

《舊遊戲時代》群募活動頁面
《舊遊戲時代》官方網站FB 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