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1944 年,美國科幻小說家席奧多爾.史鐸金(Theodore Sturgeon)在科幻雜誌《Astounding》上發表了一篇短篇小說〈殺人推土機〉(Killdozer!),描述二戰中一群土木工人在某個太平洋孤島為軍方建造機場時,意外挖壞了一座古老的石頭神廟,從而釋出沉眠其中的神秘力量;這股「力量」的目的就是奪取敵人的機器,並認定了這台推土機與操作它的工人們就是「敵人」。

被這股古文明力量控制的殺人推土機破壞了島上的工事、大肆殺戮不幸的工人,最後連同小島一起被炸彈夷平。而這起神秘事件也就在戰時被以「敵軍的破壞行動」做結。

在席奧多爾.史鐸金的〈殺人推土機〉刊出整整六十年後,美國科羅拉多州一個小城格蘭比(Granby)發生了一起異常的攻擊事件,使得世人又再度想起這部半世紀前的小說,並以這部小說為此事件命名。

2000 年,在格蘭比開設汽車修理廠營生的 Marvin Heemeyer 對市政府計畫在他的車廠旁建設的水泥工廠計畫提出異議,原因是這間水泥工廠將會阻擋他汽車修理廠的出入,「甚至連工廠招牌都會被遮住」。當他的申訴公開之後,當地居民中也出現了反對水泥廠建設的聲音,因此 Heemeyer 在 2001 年對市政府提起告訴,然而他們卻敗訴了。

即使如此,Heemeyer 與支持者們還是繼續反對市政府的水泥廠計畫。2003 年,地方媒體開始針對 Heemeyer 與其運動進行批評與負面報導,Heemeyer 的支持者與反水泥廠運動因而逐漸潰散,原本已經訂婚並同居的女友也離他而去;隨後,市政府對 Heemeyer 的汽車修理廠進行了突擊檢查,以設備不佳的理由處以罰金並要求改善。由於 Heemeyer 拒絕從命,市政府最後以一紙行政命令取消了汽車修理廠的營業許可。

格蘭比市政府的水泥工廠計畫還是照章通過,並完成建設,而在此同時 Heemeyer 的父親也在 2004 年過世。他陷入了深刻的孤獨中——而他人生中最後的復仇,應該就是從此時開始計畫的。

Heemeyer 透過網路拍賣,標下了一輛中古的 Komatsu D355A 推土機,並以鋼板及水泥補強其外部,同時更在車體前後裝設了 6 部閉路攝影機及螢幕,從而讓在密閉車體內的駕駛者,也能清楚看到外部的一舉一動。這些攝影鏡頭以防彈玻璃保護,甚至備有高壓吹塵器噴去可能阻擋鏡頭視野的瓦礫與灰塵;同時車體上還有多個槍眼,以半自動步槍或獵槍武裝。

在父親過世僅僅兩個月之後的 2004 年五月底,Heemeyer 便完成了這輛徹底改頭換面的推土機。推土機的裝甲車頂是以自家車庫中的起重機放上的,外人無法入侵,搭乘者也無法自力離開,是一輛名符其實的「鐵棺材」。

Heemeyer 發動推土機之後摧毀的第一目標,就是隔鄰他所痛恨的水泥工廠,而接獲通報趕來的警車也毫無抵擋之力,在警員四散逃命或慌張拔槍射擊的槍聲中,被碾成一堆堆扭曲的廢鐵。在徹底破壞了水泥廠之後,Heemeyer 駕駛著他的裝甲推土機轉往市區。槍械、甚至手榴彈,對這台覆以鋼板及水泥的土製複合裝甲推土機都毫無用處,冒險攀上車身的警察在發現出入口已被密閉,不可能靠人力開啟之後,也只好跳下推土機逃生。

警方在判斷靠自力無法收拾事態之下,只能要求 SWAT 支援;科羅拉多州長甚至還一度同意州國民兵出動配備 AGM-114 地獄火飛彈的 AH-64 直升機,或攜帶 FGM-148 標槍飛彈的反戰車步兵小組,但由於難以估計在人口密集區使用反裝甲火力的後果,加上此時 Heemeyer 的裝甲推土機已經停擺,最後並沒有這麼做。

抵達格蘭比市中心的推土機,徹底摧毀了市政府建築,接下來則是過去曾對他進行針對性負面報導的新聞社被夷平;在把市長的私宅也粉碎了之後,Heemeyer 轉往市郊,然後回頭衝入一家工具機店鋪倉庫。由於散熱器故障,這輛負荷過度的推土機終於動彈不得,逐漸包圍推土機的 SWAT 隊員們聽見停擺的推土機內傳來一聲槍響——Heemeyer 在駕駛座上以手槍自殺身亡。這場離奇的破壞事件,至此告一段落。

在整個事件中,這輛推土機受到來自警察及 SWAT 隊員無數的槍彈及手榴彈攻擊,然而幾乎毫髮無傷,只是由於散熱器在最後故障並陷入倉庫的地下室空洞,才停止了運作。警方為了搬出 Heemeyer 的遺體,必須動用氧乙炔切割機來破壞鋼板,即便如此,從外部抵達駕駛座,整整花了他們十二個小時。

Marvin Heemeyer 駕駛著他的裝甲推土機,一共肆虐了兩小時又七分鐘、摧毀了十三棟建築物與數十輛汽車、造成近七百萬美元的物質損失;但與小說不同,現實中的「殺人推土機」最後只成了一手打造它的駕駛者的鐵棺材。

儘管事件造成的損失相當慘重,但 Heemeyer 過去曾以優秀的汽車修理技術受到市民信賴,加上事件中沒有其他人傷亡,也出現了(或許來得太遲的)的同情聲浪;而更有人認為事件中無人傷亡並非偶然,而是 Heemeyer 有意不去傷人,甚至更有人將他視為一位「悲劇英雄」來崇拜;也許正是因為如此,當局在完成必要的調查後,在事件整整一年後的 2005 年 4 月發佈消息,確認「殺人推土機」已被解體為不能辨識的小件廢鐵,並被分散送往不同的廢鐵處理場,以免成為 Marvin Heemeyer 崇拜者收集或收藏的紀念品。

 

推薦閱讀

  • Adele Campos

    看過這則影片,但不曉得背後居然有這樣的故事‧‧‧
    youtube底下也有許多同情的留言,
    當時還以為只是個DIY狂人在試車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