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頭大五郎

栗頭大五郎

人生五十年,肥宅半世紀;什麼都玩、什麼都不精的懷舊老爹。
栗頭大五郎

Latest posts by 栗頭大五郎 (see all)

近 20 年前,我用一個叫做 FileMaker Pro 4.0TC 的資料庫軟體,幫父親的公司寫了一套辦公室和庫存管理系統。

那個時代的 Mac 系統,還不是現在大家所熟知的 Mac OS X,而是更早的 Mac OS 7 或 8。

當時年約 60 歲的父親,對這套我為他量身訂做、簡單好用的系統相當滿意;滿意到用了 20 年,至今都還不太願意換新。

當初這套系統剛寫好時,用的電腦是(現在可能沒什麼人記得的)Mac LC ⅢMac Centris 610;後來上線之後,用的則是幾台第一代的藍綠色(稱為「Bondi Blue」)iMac

十年前,我買了一部白色 iBook G4 筆電,當作給父親的 70 歲生日禮物;一方面讓他慢慢習慣跟 Mac OS 9 相差很大的 Mac OS X,二方面也希望將他辦公室的電腦軟硬體,都慢慢轉換到新的規格。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減輕我作為「客服人員」的負擔。究竟舊的東西都會被慢慢淘汰,新的作業系統在目前的環境下問題也比較少、比較找得到資源。

父親相當喜歡這部 iBook。他在上面讀郵件、逛網站、而且玩了上萬次「接龍」(在先前的幾部電腦上,應該也有幾萬次的戰績);但因為系統版本不同的關係,那套庫存管理系統還是在舊機器上跑。

又好幾年時間過去,我寫的管理系統也開始顯露出疲態。倒不是它有什麼問題,究竟芬蘭也有一套用了 25 年的修車廠系統還在服役中;只要機器不死、程式邏輯不變,還是可以繼續天長地久下去的。

但問題出在兩個地方:

機器老化

那些老 iMac,陸續在使用超過 15 年之後一一退休了;主要原因跟其他同類機種一樣,多半是負責視訊和聲音的類比電路板損壞。我雖然會修,但已經找不到料件可以替換。

此外,支援 Mac OS 9 的印表機也越來越難找;先前幾部噴墨印表機都使用超過 10 年,只能一修再修。但有時候即使修得好,也已經找不到替換墨水匣。

軟體問題

軟體問題其實比硬體還麻煩。中文版 Mac OS 9 和 OS X 有個很大的差異,就是中文內碼從早期非常普遍的「Big 5」改成了跟全球接軌的「UTF-8」,也就是「Unicode」萬國碼。

也就是說,雖然新版 FileMaker 還是可以打開舊版資料檔,但中文內容在新系統上會變成完全無法閱讀的亂碼。

在網路上買到一台萬把塊、規格相對較新的 Mac 電腦不是難事,但要把累積了近 20 年份、已經變成亂碼的資料庫檔案轉到新系統上,恐怕是更麻煩的事情。

目前我手邊還能跑 Mac OS 9 的電腦,是一部當時稱為「飛舞花」(Flower Power)的特別版老 iMac。它還可以開機,但硬碟和光碟機似乎都有問題。

現在的首要之務,是先將這部老 iMac 恢復到可用狀態,然後複製出父親辦公室的工作環境,再安裝 FileMaker Pro 4.0TC、打開資料庫檔案,再找出能將中文資料正確轉換到新系統上的方法。

我原本是打算自己做這些事的(究竟我也是曾經擔任《Macworld 中文版》總編輯的老骨頭),但公司 30 出頭歲、人稱玉米哥的 IT 經理表示很有興趣幫我的忙,打理一下這部「他小時候的電腦」。

於是他接上一台外接光碟機,然後在一支 1GB 容量的 USB 隨身碟上安裝了 Mac OS 9.2(老 iMac 上的硬碟實在太難拆換)。值得讚嘆的是,這部十幾歲的電腦竟然可以把系統裝在 USB 隨身碟上、並且用它開機。

此外,他還把原來已經很多的 384MB 記憶體升級到(以那個時代的標準)驚人的 1GB、連上網路、還找到能比較正常開啟目前內含大量 CSS 和 JavaScript 程式的網頁瀏覽器

於是,在開始處理資料庫之前,玉米哥跟 Fugu Café 的編輯合作,測試這部 iMac 的影片播放能力,看如何把它推到極限,結果就是這篇測試文章、以及這段記錄影片:

繼續工作。因為我手邊沒有能用的 FileMaker Pro 4.0TC,自己的光碟久遠以前就被借走了,所以向朋友借了一套光碟安裝上去,幸好也順利安裝成功。

舊檔案在 iMac 上打開了。在那個瞬間,除了鬆了口氣之外,許多回憶也跟著湧上心頭:我想起當初寫這套系統時用的幾部電腦、當時用心設計的介面(容易理解和使用,但現在看來當然已經是老派)、以及當初為了能幫上父親一點忙而日夜努力設計這套系統的心情。

回憶起來的,還有當時試著從基礎開始,教 60 歲的父親從 Mac 系統的基本操作開始,再加上一些資料庫和網路的概念,試著透過介面、操作流程、以及口頭說明,讓他可以瞭解整套系統如何使用。

父親在年輕時,也算是那個時代的高科技人士;他精通電子學和無線電操作,能以我聽都來不及的速度收發摩爾斯電碼。但在進入網路時代之後,許多過去的常識不再適用;年輕人視為理所當然的選單、視窗、點按滑鼠等電腦介面,都得花一些時間教學。

當然,永久的現場和電話客服支援也是一定要的。雖然以一般常識來說,年長用戶的問題說明起來會比較費力、而且不免會有「上次問過這次又問」的情形;但我把它當作一種幸福:父親一直在工作、頭腦清楚、身體硬朗,60 歲之後至今還會用電腦、會收發 email、會玩接龍、會問一些讓普通客服人員氣結的問題。

對我來說,這已經是一種幸福。

但我們 30 歲左右的玉米哥,對於這種幸福的接受度就不是那麼高。好幾次他用到一半就在辦公室開始呼喊:

「從前的人怎麼有辦法用這種電腦工作啊啊啊?!」

啊,不好意思,我就是「那個時候的人」。這部老 iMac 曾經有大約三年時間是我的主要工作機;除了用來賺生活費之外,我也用它做了幾個網站、還出版了大約兩年份的《MacZin》電子雜誌。

因為 FileMaker 檔案中似乎用了一些獨特的壓縮編碼方式,所以不是很容易直接匯出、轉檔、再匯入就完成;有些資料可能會在轉換過程中消失、資料欄位也會移位。所以,還是得先多嘗試一些不同的方法,在最壞的狀況下可能必須重做整個系統。

然而,如果時間許可,其實我是很樂意重來一次的;不僅僅是為了幫我父親一個忙,也為了重新溫習 FileMaker 的製作技巧(我在 1999 年使用的第一個部落格系統,就是用它自己打造出來的;當時甚至還沒有「部落格」這個名詞)。

還有一個目的,就是透過這樣的過程,用不是那麼感性的方式重溫一些年輕時的歲月。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邊在濱海公路上開車、一邊聽著回憶中的老歌、或是跟家人一起翻閱兒時相簿。但有個地方不太一樣:做這樣「有用」的事情,就像做一張年輕時手工完成的椅子、或是重寫一篇遙遠之前曾經寫過的故事。

希望父親收到我重新做好的管理系統之後,也會像當年一樣開心、也一樣為這個兒子感到驕傲。

而這個新版本,我希望它可以為父親再服務至少一、二十年。

 

延伸閱讀:

Old system is more than nostalgic(本文的英文版本)

推薦閱讀

  • 您說的壓縮程式大概是 StuffIt,OS9 我記得已經是 Unicode,但不確定支援完整度。我還有一台乳白 G3/266,不過升級為 IDE SDD 的時候,因為容量太大 (32GB),無法利用 OS8.1 的分割程式切割與格式化,還在苦惱中呢…

  • Max Ho

    你真的是Maczin的作者嗎?啊!! 我們真有緣,想當年真年輕,現在我已經是個中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