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坂雯麗

神楽坂雯麗

曾經是部落客,現在以偽娘的身分在網路上活動,從廢業青年文力變成中年少女雯麗,萌度與恥力變高,但仍無法改變生為宅男的客觀事實。
神楽坂雯麗

在 Nintendo Switch 發售之後,台灣電玩圈子不免又掀起了一小波圍繞著 NS「沒有中文化遊戲」、「沒有中文主機介面」以及「沒有公司貨可買」的論戰。但是任天堂是否從來不曾在意過台灣市場呢?這是個大哉問,不過至少在大約三十年前的紅白機年代,事情曾經可能有比較不一樣的發展。

任天堂紅白機,也就是 FC,在懷舊遊戲趣味中,應該是一台連特地介紹都顯得多餘的主機。

即使在當年的台灣,大多數人擁有的,可能是外型、顏色、品牌各異的相容主機,但「任天堂」這三個字,在那個時候,就是電視遊樂器的代名詞;即使眼前是一台 SEGA SG 系列主機,甚至其他知名或不知名的大小台廠產品,在搖頭的長輩、家長、老師,乃至於玩家、店家之間,都不約而同地把它們稱之為「任天堂」。

這麼一台聞名世界的機器,在日本以外也推出了各種本地化的版本。其中最有名的,大概是美國版的 NES,為了配合美國市場及分區,無論是主機外型與卡匣腳位都有所不同;另一方面,在其他主要或次要的市場,任天堂也嘗試推出了針對當地顧客的 FC 主機,這當中也包括了台灣。

今天要開箱的,就是這台歷經 29 年,依然保持全新未用狀態的 FC 台灣專用機。

外盒包裝

FC 台灣專用機的外盒包裝,雖然任天堂商標的格式略有不同,但大體上與日版主機完全相同,只是將產品標誌以外的日文加以中文化。有趣的是,任天堂賦予這部台灣版 FC 的正式產品名稱是「家用電腦電視遊樂器」,也就是 Family Computer 的直接意譯——不管閱讀幾次,還是相當繞口,這也難怪大家會直接拿包裝與主機銘版最明顯可見,又是製造者品牌的「任天堂」三個大字來指稱這台主機了。

另一個值得注意之處,就是它的型號 HVC-001(TPE)。HVC-001 是 FC 主機本體的型號,而後面加上的「TPE」代表這是外銷台灣的機種;然而,如果要挑語病的話,從型號上來看,這與其說是台灣專用機,不如稱之為「台北專用機」比較合適。至於當年的任天堂為何如此編列型號,就不是局外人的我們能夠知曉的了。附帶一提,包裝上印刷的 FC 主機產品照,依然是原本的日版主機,與盒內實際出貨的台版 FC 在外觀跟細節上略有不同。

開箱

FC 台灣專用機開箱。

盒內的配置也大致與日版 FC 主機相同,差別只在於隨主機附贈的 RF 連接盒形式,與日版主機的白色連接盒完全不同(後述)。此外,還有相較日版主機簡潔許多的說明書,以及印有由如今已成歷史陳跡的任天堂台灣代理商曾商有限公司具名的保證卡。比起日版主機還附上特意請漫畫家繪製的彩色漫畫小冊子、雙色印刷裝訂的說明書等等豐富內容,台版 FC 顯得較為平淡無奇。

說明書與保證卡

說明書是以摺頁的方式雙面印製的文件,其說明完全是技術性的,顯見這並不是寫給主機的實際使用者,而是他們的家長閱讀的技術文件。就像前面提到的,日版 FC 在說明書之外還附上了一本小冊漫畫,以生動的方式解說主機使用上需要注意的部分,或許是出於降低成本,或者其他考量,在台版 FC 主機上少了這種貼心的設計,多少有點可惜。

說明書的翻譯以中文來說,略有微妙地不甚通暢的部分,似乎是出於以日文為母語的中文譯者手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說明書中所示範的幾種電視連接方式,都非常富有時代感,一望即知是上個世紀的科技產物。

保證卡上的機號,與主機底部的流水號貼紙一致。雖然任天堂賦予了台版 FC 主機 HVC-001(TPE) 這個編號,但主機的模具字樣還是與日版相同,只有底部貼紙的印刷有別。

主機本體

FC 台灣專用機從機能、構造來說幾乎與日版 FC 完全相同,差別只在於省略了機身後方原有的頻道及電視 / 電玩切換開關——切換功能改以台灣人較為熟悉的切換盒來實現。這款台灣專用 RF 切換盒也和台版 AC 變壓器一樣,擁有獨自的產品型號:HVC-003(TPE) 與 HVC-002(TPE),其中的台版變壓器,後來也繼續隨著 SFC 台灣專用機一起出貨販售。

而外觀上最明顯的差別,就是主機正面銘板右側的燙金任天堂漢字商標,以及完全中文化的主機各部說明貼紙。除此之外,與日版主機完全相同,也沒有台製相容機上必備的連射按鈕、AV 輸出端子,甚至耳機孔這類「豪華配備」。

「500 收」

在二手市場上,這台 FC 台灣專用機雖不能說完全看不到,但相對日版水貨主機來說數量小上許多,而盒裝、說明書保存完整的,更是不多見。

這部主機是大約十年前,在中南部一家曾經是電玩專賣店,卻隨著遊戲市場轉型不得不改經營網咖的店面購得的。第一次造訪時,店主並不願出售,甚至還開出了個以當時而言不甚合理的價格;但在一兩年後我造訪同一處網咖時,意外發現店內卻還留著這台主機——而這次顧店的也不是當初的店主,而似乎是他的年輕女兒或媳婦之類的人物;總之,我再次嘗試開口詢問這台主機是否可以購買。

在背後忙著打《天堂》或《魔獸世界》練功推王的國中生們製造出的背景噪音下,我猜想按照這類交易的慣例,對方不是跟上次一樣拒售,就是要我開一個能令她滿意的價格,但事情卻有了出乎意料的轉折,因為我聽到對方以天籟一般的嗓音(當然是在我耳朵中聽起來)說道:

「這台不知道好壞也沒辦法測,你要的話,500 賣你要嗎?」

我掏出鈔票接過主機之後,小心地裝進背包,然後盡可能以最快速度走到兩百公尺外的火車站,跳上最近的一班通勤電車,深怕有人追上來叫住我。主機當然沒有壞——我碰過更多以各種奇奇怪怪的方式被棄置、被回收的原廠 FC,幾乎每一台都還活得好好的,我很難相信這台全新的主機會有什麼毛病——即使有,我還有十幾片主機板可以替換。

這就是我人生中,到目前為止最美好、最值得回味,可能也是唯一名副其實的「500 收」體驗。

推薦閱讀

  • Sean Wu

    靠…真的是500收了…

  • Simon Chen

    名符其實的500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