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gu Café 編輯部

Fugu Café 編輯部

「你可以不記得,因為我們會。」努力挖掘老東西新樂趣的編輯團隊。
Fugu Café 編輯部
作者: 蘇明如
[策展人帶路] Curator Talk

為什麼我們說博物館在台灣是「舶來品」呢?邀您一起來探索台灣現存最早的博物館「國立台灣博物館」,從日本殖民時代一開始創設,它的身世就是觀光展示的櫥窗喔!

國立台灣博物館設立始末

博物館作為一個「舶來品」,日本殖民時期,日人崇尚西方文明與治理功效,亦將源自西方文化的博物館事業間接引入台灣,成立史料館、標本館、陳列館等文化機構。尤其為紀念台灣南北縱貫線鐵路全線通車,於 1908 年 10 月 24 日設置台灣總督府博物館,可說是日本帝國主義對殖民地資源調查,以供其進一步對台灣產物作經濟掠奪的展示櫥窗。

1906 年(日明治 39 年)總督府為紀念兒玉源太郎總督及後藤新平民政長官之「治台功蹟」,發起全民一人一圓捐資建立紀念館。1908 年(日明治 41 年)台灣總督府發布設立「台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館址設於今總統府後方之舊彩票局。1903 年(日大正 2 年)「兒玉總督後藤民政長官紀念館」於台北新公園拆除後之清代舊天后宮原址正式動工興建。1915 年(日大正 24 年)「紀念館」落成,並捐給總督府指定作為「台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使用。1915 年博物館的新館舍台北新公園內落成啟用,成為日本殖民政府在台灣興築的首座公共自然歷史博物館,以「台灣現代知識的啟蒙地」為標的。(國立台灣博物館,2011)

日軍占領台北之初,天后宮為陸軍所徵用;1897 年,實施辦務署制度又成為台北辦務屬廳舍及官舍;1901 年後,又將天后宮移交給台北醫院使用。天后宮於 1911 年,因接二連三的颱風,部分毀倒後,隔年兒玉後藤紀念館(博物館)預計籌建。紀念館計畫敷地預定於新公園後,總督府與台北廳順勢將公園北半部的各官方占用建築一併剷除。

1935 年 10 月,台北舉辦「台灣博覽會」,城內剛落成的台北公會堂,被編為第一會場,新公園內暨「紀念館」則設置第二會場。城内的面積不過一平方公里多,但城內卻滿布堂皇壯麗的建築,可作為「台灣現代生活文明發展起點」的角度,重新被認識。

建築學者李清志在〈台北 Lost&Found〉寫道:「當日本人進駐台北城後,便大肆改變台北城早年建城的整體結構,重新塑造屬於他們心目中所想像的都市模式。他們以巴洛克風格的街道系統直接鋪陳在原賦有中國風水思考的城池上,並且拆毀城內重要的廟宇、城牆,更藉著 1911 年台北城大水災,拆掉城內的店舖和住宅,重新規劃道路,同時請了許多日籍建築師來台設計街屋的立面與空間;頓時使得台北城內耳目一新,再加上新建的總督府、市役所、火車站、博物館⋯⋯使得台北城猶如『東方的巴黎』一般,日本人對自己所建設的台北城頗為自豪,因此在 1935 年舉辦了一次『始政四十周年博覽會』,向世界大大宣揚一番。」

 

初次見面:參觀博物館

建築學者李乾朗認為:「博物館最重要的展品,就是建築物本身。」國立台灣博物館的建築本身就是一件展品。由野村一郎設計,於 1915 年完工啟用的台博館,採用的是日本明治時代後期相當流行的「圓頂式樣」(Dome Style)的建築,格調莊嚴穩重,簡練且不失細緻。

整座大樓的平面配置呈「一」字形的對稱長條形,正門大廳位在建築物中央,展覽室分別向左右兩翼伸展,延伸至東西兩側,體積與高度變得較大較高,正好為建築本體做一個有力的收尾,也展現出對稱均衡的結構特性。

走入館內,挑高寬敞的大廳,整體色調與建築外觀一致,呈舒服優雅的米色調,三十二根雄偉的希臘列柱整齊排列,柱頭飾有金黃捲渦及花葉相襯,雍容華貴。大廳中央天花板圓頂下方的鑲嵌玻璃,除了裝飾作用外,兼具採光效果,由上而下投射而來的光束,彷如引來萬花筒式的視覺效果,令人驚艷。而以日本赤坂大理石裝飾的主梯,經過天窗映射的風華,更能突顯魅力風情,一百多年來一直被視為台灣近代難得一見的建築瑰寶。

台博館常設展部分有「台灣生物展示區」、「台灣先住民展示區」,還有戶外展示區;特展方面特別致力於台灣本土生態人文的展覽;台博館以其自然史深厚的收藏、研究為基礎,運用創意,透過展覽的詮釋與教育推廣的活化,以「文化多樣性」、「生物多樣性」為使命,發揮博物館知識傳播的功能。

 

走入博物館的歷史層

已知現存最早的台灣古地圖「康熙台灣輿圖」(約 1722 年),這幅地圖因八國聯軍時由內府流出,輾轉成為台博館的鎮館之寶。清代「台灣民主國」的國旗「黃虎旗」、劉永福黑旗軍軍令旗、〈不二臣布告〉等見證台灣的歷史文物也皆在收藏之列。而最早的「台灣人」,1971 年出土的「左鎮人」頭骨化石,經鑑定約有二、三萬年之久,也都是鎮館之寶。就連門口那對深受小朋友喜愛的銅牛,都是 1935 年滿州國送給台灣總督府,作為「台灣始政四十周年」的禮物,也為博覽會第二會場增添不少光彩。

十九世紀下半葉開始,博物館或美術館逐漸成為歐美國家城市,尤其是首都所在地的景觀核心,取代了過去教堂或廣場的角色。今天的國立台灣博物館在台北市應該扮演這樣的角色,它位於連接台北車站館前路的另一端,周邊是原來的新公園,緊臨台北賓館和總統府,以都市格局而言,本來就是中心區的核心。清末,這裡也是台北城的信仰中心天后宮的所在地,從舊信仰中心的廟宇,發展到現在的博物館空間,台博館在台灣具有其他博物館所没有的都市景觀與歷史文化意涵。

跨過衡陽路,斜對面就是 1933 年落成的台灣博物館土銀展館,建築物前身是日本勸業銀行台北支店。由台博館負責古蹟修復及後續經營管理,屬市定古蹟,因此在博物館設計上以尊重其歷史文化風格,並不損傷內部結構為主要原則。2010 年土銀展館正式開館,展場在結構上獨立成一體,故不影響古蹟的建築結構,展出古生物、土銀行史及古蹟修復等內容。

 

博物館點線面

國立台灣博物館►228 和平公園►台北 228 紀念館►台北賓館►景福門►總統府►總統副總統文物館►中山堂►北門►撫台街洋樓►明星西點咖啡廳►公園號酸梅湯

起點須知

國立台灣博物館

1908 年 – 設置「台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
1913 年 – 選定新公園內天后宮原址為「故兒玉總督暨後藤民政長官紀念館」新址,正式動工。
1915 年 – 正式開館。
1916 年 – 落成,指定為「台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使用。
1923 年 – 裕仁皇太子至博物館參觀。
1935 年 – 「始政四十周年博覽會」新公園內設置第二會場,博物館也是展場之一。
1945 年 – 建築物遭空襲轟炸受損。
1949 年 – 正式改名為「台灣省立博物館」。
1999 年 – 更名為「國立台灣博物館」。
2010 年 – 土銀展示館正式開放。

國立台灣博物館外觀

228 和平公園

228 和平公園建於 1899 年, 是台灣第一個承襲歐洲風格的近代化公園,占地超過二萬三千六百坪,原名為「台北公園」,因成立時間較圓山公園晚,故俗稱「新公園」。在西方的「公園」意涵中,本就帶有「文明教化」的概念,因此公園裡都設有博物館、美術館、動物園等教育意涵的設施,日本人的公園規劃,基本上參考了西方的公園概念。

228 紀念公園內的露天音樂台

台北 228 紀念館

228 紀念館在 1997 年 2 月 28 日開館,昔日的「台北放送局」轉而成為迎向公園的開放性展覽館。拆除實質的圍牆,固然有階段性的象徵意義,心中的藩籬卻仍非短期可以消弭,228 紀念館很小,但因其牽涉的敏感度與複雜性,是一個很特別的館。「228 紀念碑其實是一件公共藝術品,設計者以各種形體來隱喻各種情境與事件。雖然紀念碑與 228 紀念館都是悲情城市的紀念物,但省思之下也能喚起人們更加珍惜族群之愛。」建築學者傅朝卿這樣説著。

228 紀念館是座外觀典雅的建築,於 1930 年由日本人栗山俊一設計,以 RC 混凝土結構貼有北投窯出品的面磚,二樓陽台是由蘇澳大理石鋪陳,具有東方式鋪瓦的斜屋頂,門廳極具特色,女兒牆、山牆皆融合本土色彩,可說是日本時代初期運用中國傳統民居的元素設計的建築,造型典雅。

228 紀念館外觀

台北賓館

台北賓館原是台灣總督官邸,位於凱達格蘭大道一號,先為精美典雅的文藝復興式建築,後為台灣最華麗的歐洲巴洛克式住宅建築。平時因四周高牆阻隔,且大門有憲兵看守,一般民眾不得越雷池一步,只能遠觀眺望,無緣一親芳澤,故至今仍披著一層神祕面紗。

官邸基本上是以十字形過渡空間,分割東西兩翼及南北兩側,再加上一、二層樓,使每層樓、每翼、每側配置不同機能空間。即同時具備著總督及家眷起居、平日行政辦公及接待貴賓社交等三種機能。所以一樓空間的設計,具備強烈的迎賓社交性質,完全不屬於總督或其家屬的私密空間,顯示總督官邸不是單純的官舍建築。

1945 年,總督官邸由台灣行政長官公署接收;1964 年移撥外交部,最初作為外交部辦公室,待外交部遷出後,主要功能是接待外賓,也是總統、副總統招待嘉賓的場所。1998 年 7 月,台北賓館被指定為一級古蹟(現為國定古蹟)。於 2006 年 6 月首度開放民間參觀,而後每年開放四次,也會配合總統府開放日期,開放給民眾參觀。

總督官邸

台北賓館

景福門

位於凱達格蘭大道、中山南路、仁愛路的交會圓環上的東門,原稱「照正門」,又稱「景福門」,是昔日通往錫口(今松山)的重要孔道。日治時期,思想家梁啟超剛好在城牆拆除後不久來台訪問,留下了〈台北故鄉毀矣,留其四門〉一詩:「清角吹寒日又昏,井幹烽櫓了無痕。客情冷似秦時月,遙夜還臨景福門。」

戰後,由於東門鄰近總統府,故派有憲兵駐守,且城門內部設有抽水馬桶,此一設備在台北五城門中,絕無僅有。由於憲兵駐守,一般民眾難以靠近,導致民間流傳「東門下面有地道可直通總統府」的謠言。

景福門(東門)

總統府

總統府,中華民國最高國家領導象徵。儘管它巍峨屹立於台北市的中心位置,每天有無數的車輛、行人在四周的大道上川流不息,但長久以來,由於憲兵森嚴的戒備下,民眾早已視之為凜不可近、威嚴神祕的禁區。興建完成於 1919 年,台灣總督府成為全台最高的一棟建築。人們可以想像,當殖民地最高統帥台灣總督,站在高塔的頂端時,似乎整個台灣都在他的腳下。這樣的建築藉由雄偉的外觀及富麗堂皇的內飾,強烈的傳達出「威權統治核心」的訊息,就這個功能而言,它是一個成功的作品。

總統府的結構為「日」字型,樓身大部分為鋼筋混凝土結構,部分混用磚石,總樓高約六十公尺,塔台為多角形,線條變化多端,兩旁各有一座衛塔及角樓,以加強結構功能,屬後期文藝復興建築風格。牆面層高九公尺,兩邊各有一片天井。整體而言,結構堅實,外圍以紅磚與灰泥相間,搭配精緻簡潔,並塑造出典雅莊嚴的氣勢。

從威權到民主,目前總統府已開放一樓參觀,分為假日與非假日參觀,進府後先觀賞總統府介紹影片,而後從南苑開始沿著迴廊及各展廳參觀,內容包括入口意象、建築的故事、總督的故事、總統的故事、台灣的故事、總統府藝廊等,最後由北苑離府。而在每月一次的假日参觀中,還可參觀二、三樓內部的敞廳、台灣虹廳及大禮堂等。

總統府

總統副總統文物館

位於總統府後方,建於 1924 年,也是總統府的設計師森山松之助所設計,取西方古典式巴洛克造型建築,十二根列柱,挑高氣派,外觀華麗,登錄為市定古蹟。原為行政院交通部辦公大樓,2007 年由國史館接管後,積極籌設總統副總統文物館,賦予舊建築新生命。除展示歷任總統、副總統珍貴文物史料外,並有來自世界各地送給我國元首的外交禮品,依不同主題布展。常設展內容包括總統的宣誓、總統選舉、總統與憲法、總統與歷史、總統的禮品、友誼走廊、原鄉走廊、民國百人等。

中山堂

1936 年才竣工落成, 但於 1935 年完成屋面時,10 月即在此舉行「始政四十周年博覽會」,主館即設於公會堂。竣工後,是台灣最大的市民集會場所,也是日治時期最具現代化、象徵進步的建築,僅次於東京、大阪、名古屋等都市公共建築。

建築物是由總督府營繕課井手勳設計,採當時流行的現代折衷主義樣式,原本繁複、華麗的裝飾已被簡單、明朗的立體線條取代。中山堂運用多重立體的小建築組合出整體的形狀,而不顯得單調。外表雖貼淺綠色面磚,但細節處仍保有古典圖案裝飾,運用不同顔色的面磚在牆面外觀拼貼出各種花紋,是中山堂獨具的特色之一。

1945 年 10 月 25 日,陳儀代表國民黨政府在公會堂二樓大宴會廳接受台灣末任總督安藤吉利簽屬投降書,該宴會廳後來改名為「光復廳」,當日訂為「台灣光復紀念日」,即台灣光復節。是年 12 月 20 日,公會堂改名為「中山堂」。1992 年被指定為古蹟的中山堂,在過去歲月裡,經常為政府接待外賓的場所;許多國外元首來訪,都在這裡舉行國宴,甚至中華民國第二、三、四任總統、副總統就職大典也都在此舉行。台灣文學史學者陳芳明在〈昭和記憶.民國顔色:從公會堂到中山堂〉有言:「台北市中山堂是三個不同時代的權力輻輳地點,一是晚清的撫台衙門,一是日治的公會堂,一是戰後的中山堂。時間的推移與空間的轉換,都沒有改變中山堂作為權力象徵的事實。」

中山堂

北門

北門名為「承恩門」,取遙望北京朝廷、承受皇恩之意。為了防禦火砲攻擊,全部牆垣用磚塊與石條砌成,城樓用兩層石牆防禦,屋架為傳統木結構,歇山式重簷燕尾脊屋頂,燕尾翹起,曲線流暢,在嚴肅的城門上增添柔和色彩,是全台灣少數以石頭、紅磚和木材建造的城門。

北門是聯絡富饒的大稻埕的通道。清朝時,因淡水河大稻埕碼頭停靠舟舶之便,清朝官員進入台北時,是進入台北城的門戶,所以在北門外附近設有接官亭,每天往來接迎的官衙人士不在少數,惟榮景隨時代變遷,早已被拆,而日本軍隊也由此進入台北城。

1975 年,為解決北門周圍道路的交通瓶頸,興建高架道路,而後鐵路地下化等因素,北門是保存下來,但卻孤零零地矗立於橫向縱走各式道路圍繞之間,獨自見證台北城市的發展脈動。林文義在〈被羞辱的城牆〉言道:「一直到高架橋付之實施,人們才驚覺北門城樓被迂迴的高架橋所圍繞,有如一個被戴上枷鎖的囚犯。」2016 年 2 月 11 日這一天,擁有一百三十二年歷史的北門,在被忠孝橋引道遮蔽三十九年後,終於重見天日,再現古城門風華。

北門與接官亭

撫台街洋樓

延平南路於清領時期稱為撫台街,曾經繁榮一時,於 1885 年台灣建省劉銘傳任首任台灣巡撫,並在今日延平南路與武昌街口設立巡撫衙門,總管全台衙門事務, 這段街道遂被稱為「撫台街」。1910 年代的撫台街曾經建造不少店舖,「撫台街洋樓」就是這個時期的代表作品,古典式四柱三間石造拱廊騎樓,屋頂高挑, 有三個老虎窗, 規模不大,但彌足珍貴,1997 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2009 年春,古蹟再利用,對外開放,結合鄰近博愛路、漢口街形成的攝影商圈,以台北攝影中心的面貌出現,除攝影展外,並展示台北歷史相關文物。

延平南路上的撫台街洋樓

明星西點咖啡廳

在武昌街與城隍廟相對而立的「明星西點咖啡廳」,於 1949 年一位流亡來台的俄羅斯皇族與一位台灣年輕人,因緣際會,兩人展開了一段異國忘年之交。為了讓一群來台的俄國人重溫家鄉味,他們在台北市武昌街的廟衝地點掛牌開店,賣起俄羅斯麵包、蛋糕和咖啡。在那種西風仍屬稀奇的年代,俄羅斯西點、咖啡的芬芳引來俄羅斯人、美國飛虎隊員及眾多的西方人聚集,也引來博愛特區的政府官員,以及許多藝文人士,如已成傳奇、在騎樓下擺書攤的周夢蝶身影,或者黃春明、林懷民、陳映真、白先勇等人。

明星咖啡屋俄羅斯軟糖

公園號酸梅湯

早期在新公園西側口,可看見兩棟典雅又富表情的建築,各自站在衡陽路轉角兩側街口,其中一棟,大面的招牌寫著「公園號」三個字,它的酸梅湯遠近馳名。在那個沒有冰箱的年代,夏日逛完公園之餘,喝一杯「冰鎮酸梅湯」,是何等奢侈的享受,仙楂、烏梅、甘草、桂花熬煮的口味,六十年如一日。

衡陽路、懷寧街口公園號酸梅湯

《台灣博物館散步GO:30條最潮博物館群創意觀光路線》

本書不同於以往的旅遊觀點,特別採用策展人的眼光穿針引線,將一間間博物館、一條條路線及一座座城市,由點到線到面的串接,從移動到靜觀,宛如穿越時空,走向一場截然不同的博物館探索之旅。

三十條路線,精彩呈現三十種城市行旅路徑,不要讓想走動的心怠速空轉,一起來場穿越時空旅行吧!

出版:晨星
作者:蘇明如
詳細資訊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