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瓶醋

半瓶醋

影片導演、影評人、專職的剪接師與配音員,貓咪飼育的初學者。從2001年開始寫電影影評與遊戲評。現在正在努力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充實台灣的遊戲評論界。
半瓶醋

其實,去看《台北物語》這部電影會忽然成為流行,實在令我始料未及。就因為看了一篇影評,勾起我「想看看到底有多糟」的慾望,所以我還真的掏了腰包自己去看了這部片。(也難為了我的好友視體撞擊竟然在二刷之後又陪我三刷,這可是他人生的第一次三刷啊,就這樣給了《台北物語》。)

說句不好意思的話,片中所出現的技術性錯誤我都曾犯過。當我在大學時期拍畢業作品時,或是在剛入行時為一些公家機關製作成本過低的宣導短片時,都曾經發生過《台北物語》當中出現過的慘況。以技術層面去檢討的話,《台北物語》的狀態,就是創作者只擁有學生等級的預算與技術,卻想要拍一部長片。

具體來說,很多片段明顯就是缺乏事前規劃,疑似到了現場趕著拍完,結果回去發現片段不夠勉強剪出來的結果。它的收音極差,差不多就是一個初學者剛剛練習拿麥克風收出來的東西,空氣音比對話還大聲,而且空音還經常不持續的忽然斷掉,音效處理與配樂選擇都毫無品味可言,我甚至懷疑處理音效與音樂的人,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在剪接軟體當中調整音量的大小。

本片最重量級的演員陳怡安⋯⋯以及最搶眼的配角「神奇大麥町」。

演員的表演也多半很拙劣,有時這並不是演員本身的素質問題,而是導演明顯不會導引演員。說實在話《台北物語》的演員陣容雖然參差不齊,但外型並不算差(特別是演孫女的郭又齊,只不過她過於甜美又欠缺與劇本相符的造型,被擺在電影中就是充滿了詭異),有幾個演員甚至演得還不錯(像是飾演小偷的張哲豪,就看得出來,他挺能夠把那些奇怪的台詞轉化成自己的語言來表演);最恐怖的一個規劃,莫過於「神奇的大麥町」:故事裡有一隻狗的角色,劇情刻劃應該是從狗的觀點看人的荒謬,但是執行時卻用了一隻狗的塑像,所有的演員都當那隻假狗是真狗——這種驚人的規劃,以及把這場戲執行出來的勇氣,實在令人歎為觀止。

總觀而言,《台北物語》就是一部老人家拍出來的學生作品,但是拍完剪完,沒有看出自己的缺點仍舊上映,也充滿了讓我感佩的豪情壯志。

片中一段爺爺沒上飛機的戲,使用了一鏡到底的運鏡。不得不提,爺爺這個角色非常地搶戲,雖然只是短短幾分鐘不到就抓住了觀眾的注意力。春暉老闆陳俊榮特別演出的這場戲令人印象極為深刻。

基本上,《台北物語》的劇本主架構是不錯的,看得出來,黃英雄是想要講述住在「台北」的都市人的荒謬,可是主要精神雖不差,但對白卻寫得很糟,過時的文藝腔,搭配上明顯經驗不足的演員,唸出台詞時就是一整個荒謬可笑;再加上多次出現疑似缺乏足夠片段,只能讓勉強可用的畫面直接露出的剪輯;角色情緒太詭異,演員們經常滿臉嚴肅地講出牛頭不對馬嘴的台詞,所以也不能怪觀眾會看電影會看到笑出來。許多空景的片段也看得出沒有事先規劃,現場直接就拍,結果回去剪的時候沒畫面可用,才呈現出一種「乍看好像是意識流,但是更多看起來像是亂拍」的奇怪影像風格。

議員柯賜恩,對於搖紅酒的專注遠超過睡小三,小三一直跟他調情,但是議員心中就只有紅酒。

至於網路上一些認為「不該花錢看爛片」的觀點,其實我在觀賞這部片之前也是有相當疑慮的。但是當我看完,感受影院當中的氣氛之後,我就不再認為自己浪費錢了。講一句會令沒看過的人嚇壞的話:去看的觀眾們其實真的滿喜歡的。在某些時刻,觀眾們是真的有理解那些角色的處境,只是被處理方式的拙劣給逗樂了。這點很有趣,因為我們平常看大製作時,都很容易忽略那些鏡頭語言,可是這部《台北物語》因為處理痕跡太過明顯,所以觀眾們瞬間都知道那就是一場戲,既然知道那是一場戲,那怎麼還會認真看待呢?既然沒有認真看待,那觀眾們在看戲的時候就多半是處在一種觀賞喜劇的心態。

片中可算是最善良的角色 Tony,留著克拉克蓋博的小鬍子扮相,基本上這個角色的特性可以用一句話就講完:有色無膽。

好萊塢的「電影皇帝」克拉克蓋博。

舉例來說,通常電影的影像語言有個公式,一場戲進場前通常會先拍個近景或遠景,介紹這場戲發生的地點與環境說明。《台北物語》完全遵守這個公式,沒有亂來,可是它每次進場就都拍同一個吊扇來解釋環境。你覺得它是沒畫面重複用嘛,可是有趣的是吊扇有時候在轉,有時候沒有,明顯就是刻意地拍了很多版本,所以不同場次放置不同速率的風扇,似乎又好像在暗示些什麼。就因為作者的企圖與處理都明顯到被觀眾看得一清二楚,觀眾離導演原意是如此接近(但卻不一定認同),所以這才有了笑點。

至於《台北物語》是不是 Cult 片?我覺得是。我們不去討論導演原本的意圖,只論成果的話,《台北物語》是符合 Cult 片標準的。

《洛基恐怖秀》的導演當年拍電影時,也從沒想過會造成今天的現象,所以 Cult 片的認定,一開始就不是電影製作者,或是不愛這部片的觀眾們可以決定的,就算有人不認同,只要有一群人願意去看這部片,那它也已擁有 Cult 片的資格了。比起勞勃羅里葛茲拍《絕煞刀鋒》、《恐怖星球》是刻意拍爛,想達到 Cult 片的效果,《台北物語》卻是在無意中把片子拍成 Cult 片的形式;甚至可以說,它還比《絕煞刀鋒》更有 Cult 片的味道與娛樂性。

「神奇大麥町」,出場的戲份只有兩個 CUT,但是產生的戲劇張力令人難以忘懷。

最酷的一件事是:《台北物語》的故事主旨,是在嘲諷都市人自命不凡,結果眼高手低製造了一場混亂的諷刺劇;但電影最後執行出來的成果,卻也顯示了創作者自命不凡,結果眼高手低的製造了一部整體呈現極為混亂的作品——創作者自己成了自己作品中描述、嘲諷的對象,而這部電影又誤打誤撞的引起一個真實發生在「台北」的社會現象,這也算是達成了電影本身辦不到的成就了。

  • 為什麼要去炒作一部爛片…崩潰

    • Macaca Hou

      有時候爛到一種程度 反而非常好看呀 推薦可以去看看恐怖星球(雖然恐怖星球是故意拍成那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