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瓶醋

半瓶醋

影片導演、影評人、專職的剪接師與配音員,貓咪飼育的初學者。從2001年開始寫電影影評與遊戲評。現在正在努力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充實台灣的遊戲評論界。
半瓶醋

雖然《神力女超人》打從 1941 年就已經出現在漫畫中,不但一直被認為是最具代表性的美國漫畫英雄之一,也曾在 1975 年拍過電視影集;但是,這次《神力女超人》首次登上大銀幕,不可避免的,製片團隊必須要從頭細說「神力女超人」的起源。老實說這並非易事,畢竟超級英雄電影氾濫的世界當中,我們已經看了太多千篇一律的英雄崛起過程,而華納維持一貫認真說故事的傳統,把這個題材拍成了一部史詩劇情片,而不是過目即忘的情境喜劇式爆米花電影。

1941 年《神力女超人》漫畫封面。

1975 年的電視影集《神力女超人》片頭。

和許多出身凡人的超級英雄不同,神力女超人黛安娜是徹頭徹尾的人生勝利組,一個真正「完美的女人」。她沒有什麼黑暗的故事背景,沒有從小生活在壓抑悲慘的環境,也不是為了復仇、或是人生遭受了什麼挫折與體悟,才決定要去行俠仗義。

身為島上唯一的小孩,她從小就被保護得很好,生長在充滿愛的環境中;她的生活中從未接觸過什麼痛苦,黛安娜有的,僅是滿腔理想與熱誠,就這樣從天堂島這個神話般的世界闖進了人世間。因此,電影花了許多篇幅,帶著觀眾陪著黛安娜,拿著古代的劍與盾走進了充滿槍砲火藥的歐陸戰場,企圖拯救世界,為亂世找到應該為此負責的魔頭。

製片團隊的處理相當有趣,因為無論是片中的角色,甚至觀眾們,都知道黛安娜的盲點在哪裡;但就因為她如此天真無邪,因此身邊的人們都不忍告訴她真相,所以越是戰鬥,黛安娜就越迷惘:人世間的戰亂真是因為「有一個壞到極點的大壞蛋下令」的嗎?電影領著觀眾跟著黛安娜一步步走進迷霧,而觀眾們也被這個懸念帶動,而關心她最後的下場。她真能找到她心目中的大魔王——戰神阿瑞斯嗎?人間的戰禍,真會因為魔王被擊敗而結束嗎?

黛安娜普林斯,連「穿越旋轉門」這種挑戰都充滿鬥志。

這部電影的中心主旨,是在藉黛安娜的遭遇,探討理念受到現實環境挑戰時的心境考驗。世界不是簡單的善惡兩元,處理危機、解決問題,也不是用純粹的力量制衡就可以解決的;當理解了世間的醜陋,卻還能義無反顧持續拯救世人,才是真正的英雄人物。

導演派蒂珍金斯把神力女超人的心路轉折講得細膩優雅,卻又隱含著澎湃熱血,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當黛安娜普林斯披著斗篷走在戰壕中,用憐憫的眼神看著受盡苦難的人們時,那個形象簡直就是觀世音菩薩、或是聖母瑪莉亞的化身;而當她露出盔甲、拔劍戰鬥,從瓦礫堆中飛躍而出時,又像是戰神雅典娜,充滿了力與美。她是個下凡拯救蒼生,洋溢著善良光輝的女神,只不過這個女神更加飛揚跳脫,熱愛挑戰。畢竟,她可是連拿著劍與盾穿越旋轉門這種小到不行的挑戰都躍躍欲試呢。

黛安娜普林斯在片中的斗篷扮相,像不像聖母瑪莉亞?

電影中理所當然地安排了一些「古代人進入二十世紀」出現的各種文化衝突笑料,但這些笑料都有所巧思。編劇很自然地將女性主義的觀點插入第一次世界大戰這個女權仍舊不彰的時代,但又不會過於刻意展現女性力量,而是不卑不亢、平起平坐的價值觀。許多黛安娜發生的糗事,乍看似乎是古代人在現代世界會犯的低級錯誤,但是細想之下,卻又會發現這些所謂「錯誤」不過是基於俗人的價值觀而已,比起來,亞馬遜天堂島還比較進步呢。

蓋兒嘉朵擁有的強大銀幕魅力,是詮釋神力女超人的最佳人選。

《神力女超人》沒有過於炫技的運鏡或是剪輯,敘事結構平緩直白,但是卻又細膩優雅。電影中的戰鬥場面並不多,但是都被拍得熱血又唯美,就像當年克里斯多福李維成為超人後,多年無人可取代一般,蓋兒加朵擁有的強大銀幕魅力,也使她成為詮釋神力女超人——黛安娜普林斯的最佳人選。她性感卻不流於肉慾,擁有智慧與理性,卻又不帶刁鑽與任性。在這部電影後,我覺得她將會成為繼安潔莉納裘莉之後,另一位在影壇呼風喚雨的超級巨星。

對了,這部電影沒有隱藏片尾,而且故事也沒有牽扯到太多什麼同一宇宙觀的事件或伏筆之類的。我個人覺得這樣很棒,專心地講一個故事實在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