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坂雯麗

神楽坂雯麗

曾經是部落客,現在以偽娘的身分在網路上活動,從廢業青年文力變成中年少女雯麗,萌度與恥力變高,但仍無法改變生為宅男的客觀事實。
神楽坂雯麗

當任天堂紅白機以高級水貨的姿態進入台灣之後,許多正生產各式千奇古怪 Atari 2600 相容機的台灣大小電子廠,也很快地嗅到了新商機。

儘管在美國市場,Atari VCS 已經呈現大崩潰過後的瀕死狀態,但在影響不那麼明顯的台灣,即使 Atari Shock 已經過了好幾年,市面上依然有非常豐富的 Atari 2600 相容主機與台片。諸如「冒險家」、「賓果」,「創造者 30」都是這類台製 Atari 相容機的翹楚。

在一台原裝任天堂紅白機要價數千元台幣的情況下,依照由 Pong Machine 時代開始的「業界慣例」,許多台灣廠商也開始仿製起任天堂紅白機。雖說是仿製,但大多數台灣廠商還是依然努力想凸顯自己的設計與任天堂原廠不同;諸如加上 AV 輸出功能、連射按鈕或慢動作機能、可插拔抽換搖桿,甚至是如 SEGA MD 一般內建 3.5mm 耳機輸出端子;除了加上原廠主機沒有的功能之外,也有廠商力圖以自身的工業設計力,開發各種「外型炫炮」、「最新高科技」的主機造型。

 

但在這些廠商當中,也有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徹底反向操作的例子。由冠暢有限公司推出的「強棒電視遊樂器」,就是這個混亂八位元過渡年代中,最有趣的一個案例。《強棒出擊》是當年紅極一時的綜藝節目,老屁股們應該多少都有印象;一台電視遊樂器命名為「強棒」,搭便車的意圖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得出來;但這台主機搭的便車之多,可不是只有名字像綜藝節目這麼簡單。

「任天堂紅白機是市場大熱門?那我們就生產一台(在父母與幼童眼中)跟任天堂紅白機有八七分像的產品吧!」

「強棒電視遊樂器」從主機外觀上來看,就已經可以嗅到十分不妙的味道,它的外型與採寸,除了不可能與 FC 一模一樣的卡匣插槽,以及被省略的退片機制之外,幾乎與原裝任天堂紅白機完全相同,就連搖桿也特意製成可被收納於主機兩邊的樣式,更有識別度極高的十字鈕。

雖然長得跟紅白機有八七分像,但它卻是一台內建 16 款遊戲的,不折不扣的 Atari 2600 相容機。

在日本老遊戲玩家,特別是老 SEGA 迷之間,有這樣一個流傳甚廣的老笑話場景:當年好不容易讓父母點頭購買任天堂紅白機,結果不擅辨識主機外型的父母從店內提回來的卻是 SEGA SG-1000,結果在不甘心之下居然就這樣成了 SEGA 粉絲。不過,以「強棒電視遊樂器」的情況來說,「想玩紅白機,卻因為強棒主機而成為 Atari 2600 死忠粉絲」的台灣玩家,究竟會有多少人呢?

從強棒電視遊樂器的造型設計來看,除了意圖魚目混珠,或是搶搭當紅產品的便車之外,實在無法想像製造商還有其他考量了。以現代人的感覺來比喻的話,大概就是有人買了一台與 Nintendo Switch 一模一樣的遊樂器,但打開電源卻發現只能跑 Game Boy;不是 GB 遊戲不好玩,只是想要 Switch 的人,不會以玩 GB 遊戲而滿足吧!

這台主機想必也讓當年許多日夜期待紅白機到來,卻發現事與願違的小朋友們夜半淚濕枕頭,從而留下不可磨滅的心靈創傷——這創傷深刻到必須在長大之後,千辛萬苦找回全新未拆封的強棒電視遊樂器,把自己的童年陰影與遺憾回憶珍藏起來。幸好這一切已經過去,期望未來世代的遊戲兒童們,可以永遠不再體驗到相同的苦楚。

※本文圖片感謝 Eric Kuo 提供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