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頭大五郎

栗頭大五郎

人生五十年,肥宅半世紀;什麼都玩、什麼都不精的懷舊老爹。
栗頭大五郎

Latest posts by 栗頭大五郎 (see all)

我對奶油麵包有一種莫名的眷戀,我知道很多人也是一樣。

台灣式的奶油麵包。

因為沒有經歷過真正物質缺乏的年代,所以並不純然是對於「好東西」的嚮往;然而從一個 2 元到一個 20 元,倒也不是一段短暫的時間。

然而,無論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只要在買得到台式麵包的店裡、而且需要找一種能同時滿足口腹和懷鄉欲望的食物,奶油麵包大概是沒有其他東西能夠取代的選擇。

走進台灣任何一家麵包店,除了以純洋風自居的烘焙屋之外,大概很少沒有這種要用「苦~利姆」來稱呼,才抓得到感覺的款式;雖然各店做出來的高下水準往往有天壤之別,但那種柔韌的外皮包覆著甜膩奶油的口感,恐怕很難令人不愛。

有趣的是,這種麵包在商店街上、標榜純日式、走高價位路線的店裡,可以找得到價格是兩倍、甜度是兩倍、奶味也是兩倍的版本,但吃著吃著就是沒有那種來自鄉下麵包店、來自黑漆漆烤盤、來自老闆娘親切笑容,雖然廉價、但卻帶著記憶的溫暖。

當初用橘紅色「果醬」(?)來標示奶油內餡的方式,不知道是誰發明的,但只能說是創意十足。

不管裡頭的奶油好不好吃、麵包新不新鮮,眼睛裡看到的的一圈橘紅、再加上對於奶油難以遏止的想像,總是令人沒辦法就這麼走過;即使真正吃到的時候跟想像中有落差,心裡也會想著為它開脫:

「啊,也許因為買得不是時候吧。」

「也許這家的口味就是這樣⋯⋯」

奶油麵包,總是這麼令人難以苛責。


考證時間

台灣常見的圓形包餡麵包,起源可能是日本;據日本人自己的說法,這種「クリームパン」的形式始於明治 7 年的新宿中村屋

至於這種做法、以及來自荷蘭語或葡萄牙語的「麵包」(pan,也就是台語中常說的「胖」),在日據時期傳入台灣應該是沒有什麼太大問題。

(但或許「pan」一詞是荷蘭人留在台灣的?已經不可考。)

中村屋現在的奶油麵包。圖片來源:中村屋

不過看看現在的中村屋奶油麵包照片(日本街上賣的可能都長這樣),似乎又沒有台灣版上面那一圈橘紅色果醬。

看起來,「橘越淮為枳」在麵包上也是一樣。而且就我吃過的日式奶油麵包而言,奶油的口味也跟台灣不同;口感和顏色都比較接近白色的鮮奶油,而不是台式的奶黃醬(custard)風格;或許日本還有些地方也有這種口味吧。

至於在美國、歐洲之類的地方,就我看過的範圍,完全沒有類似的東西。

在中美洲僑居過的朋友告訴我,有台灣人到中美洲去開店賣這種麵包,在那邊大受沒看過這個東西的當地人歡迎,賺了一大票。

本文原作於2007年1月12日,2017年改寫。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