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鈺鋒

邱鈺鋒

憂鬱症及焦慮症合併的失眠患者,藉著回憶美樂達找到情緒出口。
邱鈺鋒

蓋婭,母親之洋,乘載了無數人與故事,在平行的時光軸線上,互相擁有發展的可能。

幸運的漣漪可能成為襲捲之浪,而不幸的是,乘風破浪的同時,卻也可能家破人亡。

是的,1912年正是這樣大破大立之年。

10660925_941528455933094_1736934052_n

1912年,喬治.伊士曼

發明和開發同樣受人所鼓勵,19世紀的乾版攝影技術漸趨穩定,柯達又發明了膠捲之後的幾年——因為電影、娛樂市場的探尋,更多影像從業人員,將膠捲化身為隨身影像紀錄工具。

但是乾版過於龐大和笨重。20世紀初期敏銳的伊士曼,就率先喊出照相機可以放入口袋的概念,而1912年所推出的蛇腹相機:VEST,就是朝著背心口袋的開發精神。

在發表這款相機的同時,伊士曼也推出了127底片的格式和商品,不過市場並沒有給予溫暖的眼光。

12804104_941528469266426_172988990_n

1912年,北大西洋航線上

1909年,摩根史坦利和英國白星海運,以瘋狂又大膽的投資行徑,讓奧林匹克級的郵輪夢想成真。

歷經三年的開發和建造,大時代見證著英籍猶太人的決心,以當時最為奢華摩登的精湛工藝,創造了當時世界獨一無二的海上皇宮——鐵達尼號。

1912年4月10日,展開英美航線的首航儀式,用著當時最迷人的攝影技術,留下雄心壯志的風光身影,四天之後竟成了全世界最著名的海上災難事件:鐵達尼號於處女航撞上冰山。

同樣撞毀自己的,不只是一艘豪華郵輪而已。

12804365_941528472599759_1016713806_n

1912年,大清帝國

悠悠兩百餘年的女真帝國:大清帝國,在統治中國兩百六十八年之後,因為內在的腐敗和破壞,甫經慈禧太后私慾享樂、兒皇帝孱弱的身軀內外夾攻,再也嚥不下清治之氣的溥儀,黯然宣布遜位。

各地梟雄百家爭鳴,但是最後出線的孫文,因為靠著當年幾乎擁有大半夏威夷的富哥哥,不費一槍一彈的經濟實力,在五霸七雄之間,即使如段祺瑞、袁世凱之軍閥,自行宣布成立北洋民國,仍舊不敵有錢人在厚植經濟實力的同時於1912年中宣布成立的中國國民黨。

國民黨與其說是個民間政黨,倒不如說是中華民國的附身幽魂,攝影如幻術般的魔力,仍舊敵不過財大氣粗的真實。

12804522_941528462599760_891003049_n

1929年,日本美樂達

127底片格式在廿世紀二◯年代末期,其實並不受到青睞。而且經濟大蕭條的陰霾未解,直到日本開始投入攝影器材產業的同時,逐漸炒熱了攝影氛圍。

1929年的美樂達(當時的登記名稱為『日德攝影商店』),生產他們第一部相機之後,127底片就成為美樂達的底片首選。

堅毅的金屬機身紮實耐用,在蛇腹結構的原始照相機結構裡,凸顯著耐用的特長,而且拜片幅夠大之賜,除了滿足專業從影工作者之外,同時也得到了業餘攝影人士的喜愛。

12825461_941528459266427_2004676458_n

喬治.伊士曼之死

當年的伊士曼搖身一變為柯達之後,成為風風光光的底片生產公司,從乾版、膠捲和電影底片一應俱全,同時也提供著各類攝影器材的需求。

一切完美又迷人的氣息,並沒有因此而感染到天才創辦人喬治.伊士曼,其人因為眼見母親罹癌,以及僵直性脊椎炎的雙重打擊,沒想到惡夢也降臨到自己的身上。

在三◯年代飽受背痛腰痛的折磨下,伊士曼留下一張字條:

To my friends, my work is done – Why wait? GE

意思是:「給我的朋友們,我已經完成我的工作了,還要等甚麼?」

今天看來,伊士曼的自殺原因,應該是因病所造成的重度憂鬱症合併失眠問題,導致喬治.伊士曼決定自殺。

伊士曼來不及享受發明的果實,徒然留下令世人感到唏噓的悲劇傳奇。

12833402_941528465933093_680092476_n

127底片的命運

127底片就這麼載浮載沉在市場裡,同時又成為自家乾版或120底片之間,令人感到尾大不掉的夾層份子。

以1937年美樂達推出的Auto Press為例:背匣的設計完全相容,可以將底片盒採取乾版或127、120使用,透過視差(Parallax)修正的技術,以及高速的快門和閃燈(在當時來說是的),1.3公斤的「真實力」而言,雖然開始受到關注,但是穩重的身軀和蛇腹的機構,仍舊讓當時的使用者無法真正享受到攝影的全然樂趣。

12833426_941528475933092_2127871056_n

但是,小紅窗裡的起始線段,仍舊讓一些使用者眷戀著。

祿來的4X4,就因著127的交相吹捧,成為資深攝影者不可多得的好經驗。

但是柯達對於這種市況早有不耐,加上無奈的財務報表,逼著柯達終於在五◯年代時,正式宣告停止生產127及其相關器材周邊。

12833295_941528452599761_1986768682_n

雖然這記喪鐘敲得沒有伊士曼之死來得響亮,卻也讓127片幅得以苟延殘喘數十年之久。一直到現在還有機會,在過期的底片蒐集者,又再看到其餘小廠的用心,還在自己的航道上鴨子划水。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