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苦茶

高苦茶

/無照藏書家,藏書、蒐書、訪書、話書文字散見於中港台報章雜誌及部落格「大自在軒藏書誌」。

/前任影癡,嗜讀武俠、動作、科幻、特攝、戰爭、動畫等類型電影,曾是太陽系MTV、PCDVD論壇會員。觀影心得發表於部落格「夢幻泡影錄」。

/不及格動漫宅、特攝宅。

/目前都在臉書上鬼混。
高苦茶

12986532_10153719458932054_143370595_o

每個男孩或多或少都曾是小軍武迷。

兒童時的我看戰爭電影,受銀幕上激烈的聲光效果與英雄主義所惑,遂幻想變身為戰士,衝鋒到第一線,拿起機關槍(不能是手槍、步槍)、丟擲手榴彈殲滅敵人。

或者駕駛威風穩重的裝甲坦克、帥氣刁鑽的戰鬥機,把敵人轟掉。曾經大聲許下長大後當軍人的志願,嚇壞家中大人。幸好隨年齡增長,這志願馬上被「當蔣總統」取代,再之後被「當科學家」取代。

戰爭電影裡面的壞人似乎只有兩種,一種是日軍,一種是納粹德軍。

印象中,與德軍對戰的電影多,與日軍對戰的電影少,於是兒童的我拿起玩具刀槍、坦克、飛機,自己操弄一場戰爭遊戲時,遊戲假想敵竟是遠在歐洲的德軍,而非歷史地理上與臺灣更接近的日軍或共產黨,很微妙。

我想不只是我,恐怕所有生活在亞洲、遠東的黃皮膚小孩,都曾有過與德軍作戰的幻想。

13009990_10153719458902054_930220954_o

日本漫畫家望月三起也是不是聽到這個「幻想」,得到啟發,進而畫出長篇漫畫《最前線:二世部隊物語》呢?

「日本人組成戰鬥部隊,於二戰時期歐洲戰場打擊納粹德國」。如果說出這樣的故事,會不會被讀者罵「太過鬼扯」?日本與德國同是二戰軸心國成員,麻吉好兄弟,當然不可能「往內」互打。

但大師望月三起也確實巧妙找到一個真實歷史背景,把這個設定畫成作品。

13010177_10153719458822054_1208631616_o

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正式對日本宣戰,開啟二次大戰另一慘烈戰線:太平洋戰爭。

美日戰爭開打,珍珠港所在地夏威夷准州(夏威夷本是一獨立王國,直到1898年才被美國納為「准州」,晚至1959年才成為第五十州)與美國西岸的日裔美國人頓時進入一個很難堪的處境。

在夏威夷還有國王的時候,日本政府就與夏威夷王室簽約,讓國民移民、移工到亟需勞動力的夏威夷開墾,另有一大股則是移進美國本土,以定居西岸務農、施工為主。

勤奮的日本移民進入美國底層社會,農、工、商各階層,漸漸有人擔任要角,擁有社會地位。

1920年代,日裔人口佔夏威夷總人口百分之四十三;到1940年,美國西岸農場雇用工人有百分之四十是日本人。

隨著時光流轉,移民第二代、三代出生。雖然父母祖輩傳承的仍是日本文化,名字仍是日本式,說日語、唱桃太郎、吃沙西米、喝清酒;但自小接受美國教育,受美國文化薰陶,說美國話、唱美國歌,嚼口香糖、喝可樂,腦中深植自由民主思想,個個成為黃皮膚的美國人,年輕日裔男子甚至編入國民兵服役,人數約達5,000名。

珍珠港被轟擊的慘狀,與將士、百姓大量傷亡,使得美國人心中的種族歧視與國仇家恨一起爆發。

美國人對於身邊原本是同學、同事、鄰居的日裔美國人完全無法信任。「這些黃皮膚小矮子們會不會偷偷收集軍事情報獻給天皇?會不會在美國本土搞破壞,甚至武裝叛變,威脅國家安全?」

聯邦調查局首先拘捕了約兩千名有社會影響力的日裔人士,隨後美國政府更乾脆把所有日裔住民約11萬人全抓起來,送進集中營看管,凍結財產,直到戰爭結束。

想來可憐,這些人的學業、工作、事業突然中斷,空白延宕數年,一切只因為他們的血液與長相。他們並沒有違犯任何美國法律。

而夏威夷的日裔國民兵則全部集合送到本土,於威斯康辛州軍事基地麥考伊營進行所謂「戰鬥準備」訓練(或看管?拘禁?)。

這部隊命名為「第一百獨立步兵營」。經由日裔團體不斷抗議陳情,加上日裔軍人表現忠貞愛國,美國軍方於1943年才同意組成全由日裔軍人(少數高階長官仍是美國白人)組成的戰鬥部隊,於是「第一百獨立步兵營」加上美國各地志願報效國家的日裔青年,編成「美國陸軍第442步兵團」(442nd Regimental Combat Team)。俗稱「二世部隊」。

美方允許這支部隊上戰場,但只能登上歐陸,不能參與太平洋戰爭。這明顯是一種奇怪的猜忌——同一時間內,義裔、德裔美國人卻可以去歐陸戰場,而且人數還比日裔多。

「第一百獨立步兵營」先於1943年9月初抵達北非,稍事整頓,於9月底登陸義大利投入戰場。

1944年5月28日,第442步兵團登陸義大利安其奧。當時正是戰史有名「安其奧戰役」最慘烈的階段。6月11日與100營會合。此後開始日裔二世部隊在義、南法、德國等地英勇壯烈的戰鬥。

二世部隊也很清楚自己的處境,愛國不能落人後,奉獻犧牲不能打折,日本民族的根性仍在。

據說戰況激烈時,許多人持槍衝向德軍,甚至如同日軍的「萬歲衝鋒」一般,口中猶吶喊著「Banzai!(萬歲!)」。看到眼前竟然出現不要命的日本人,德軍一定會傻眼吧。

越是讓人猜忌,就越要作出成績才行。經統計,第442步兵團是美國陸軍史上獲獎最多的步兵團,曾獲八次美國總統部隊嘉許獎,且有21位成員獲得二戰榮譽勳章,被暱稱為紫心營(Purple Heart Battalion)。

12986842_10153719458832054_1726179801_o

漫畫《最前線》,講的就是二世部隊的故事。

夏威夷出生日裔青年米基.熊本原本與母親經營花店,珍珠港事變後,花店被憤怒人們砸爛,母親被關進集中營。為了讓母親早日離開集中營,他志願從軍加入二世部隊,擔任伍長率領名為「洋基」的日裔小隊出生入死。

日本漫畫史上不缺戰爭類型漫畫,不過,從戰前延伸到戰後五〇年代,流行主流的是描述太平洋戰爭的「戰記漫畫」;戰前當然是大力頌揚大和艦、零戰、皇軍,戰後則比較收斂並且出現反省、反戰的要素,但骨子裡仍免不了歌頌戰爭中的日本英雄們。

望月自己也畫了《隼》、《荒鷲少年隊》這樣的漫畫,所以六〇年代初期這部以歐洲戰場為主題的《最前線》顯得格外特殊。

基本上,這仍是頌揚戰爭英雄的漫畫。主角米基仁慈、聰明、機智、勇敢且戰技超強;匕首、手槍、步槍、重機槍、開卡車、開坦克,十八般武器都會。再多的德軍也打到落花流水。

如果漫畫內容只是這樣,那太普通,幸好《最前線》劇情沒那麼單純,還能深刻剖析人性醜惡與美麗的不同面向。

我讀《最前線》,感歎這是一本「悲憤之書」。書中敵方德軍固然可惡,但那些歧視、厭惡米基與他同伴的美軍白人同僚、長官更可惡。

為了爭功餒過,心胸狹小的同僚、長官們不是隱匿敵情不報,就是處處掣肘,簡直要米基的命。米基不過一個小伍長,哪能鬥得過?常常腹背受敵,內外夾攻,險象環生。

12986787_10153719458997054_2003400465_o

二世傷亡輕,人家譏諷「你們是沒有作戰勇氣還是沒有忠誠心?」二世傷亡慘重,人家譏諷「那是你們太沒用」。

援軍遲遲不來,米基嘆說:「如果求援的是美國人部隊就不會這樣。只因為我們是二世部隊,就像彈藥,屬於消耗品。」

米基與顢頇的憲兵起爭執,美國大兵在一旁起鬨:「對啊,日本人是德國人的夥伴,先把他殺了吧!」

米基也不是沒有發飆反擊過,但想到母親還被關在集中營看管,為了母親,為了不犯軍法,他只能忍耐。

敵人到底是德國人還是美國人?或者黃種人就是原罪?

12986530_10153719458812054_463890478_o

或許當年國際情勢影響《最前線》的內在精神。此作係1963年(昭和39年)於少年画報10月号起開始連載。

往前看,五〇年代韓戰期間,日本強力支援美國,美國資源投入日本,配合大批採購,迅速提昇日本經濟。1960年,美日簽定安保條約,從此美國與日本在軍事上更加緊密合作,但日本也要付出被捲入戰爭的風險。

20年前太平洋上的廝殺早已如過往雲煙,美國最主要的敵人是世界各地與美國本土的共產黨,日本樂於在美國羽翼呵護下茁壯成長。

一方面,曾經是世界罪人的日本,希望在國際社會重新站起,堂堂正正加入國際社會;另一方面,戰後日本經濟必須成長,且直接面對蘇共、中共、韓共威脅,國家安全必須受到保障,這些全都要美國幫忙。

它必須當美國的小弟。既然當小弟,必然犧牲某些利益,喪失某些法權、主權,不能自主,只能隱忍吞苦。

在這種氛圍下,日本人對於美國人難免又敬、又愛、又恨。回頭看到《最前線》裡面的日本戰爭英雄,必須被同一陣線的美國人指揮調度,同時被欺負陷害,豈能不感到心有戚戚焉,不引起強烈共鳴?

望月先生曾在《月刊望月三起也》網站提到:他的作品中,以《7金龍》、《新選組》、《二世部隊系列》畫來最為爽快過癮。我個人猜測,可能因為《最前線》讓他過足日本人打納粹的癮,充分運用各種軍事戰術戰略知識,將各式槍械砲機武裝配備入畫,更爽的是同時刮了傲慢的美國人一頓。

《最前線》中譯本全套三冊,由憶童年出版社於1993年11月18日初版發行,譯者劉梅芬。係日本大都社授權臺灣中文版。

封面封底大大的英文字「GO FOR BROKE!」是二世部隊的隊訓,大致是「破釜沉舟」、「寧為玉碎」之意。後續其他二世部隊系列作品,似乎就沒有中譯了。

題外話,二世部隊的故事也曾被好萊塢拍成戰爭電影,導演是Robert Pirosh,1951年上映,片名就是「GO FOR BROKE」。

2016年4月3日,日本媒體報導:當天上午7時56分,以《秘密探偵JA》(秘密偵探小飛龍)、《ワイルド7》(七金龍)知名的漫畫家,望月三起也先生因肺腺癌,於川崎市中原區的醫院去世。享年77歳。

我在《月刊望月三起也》網頁粉絲留言版上寫下悼語:

「我來自臺灣。臺灣也有很多望月先生的粉絲 ,我們都是讀望月先生作品長大的。我本人就是從《秘密探偵JA》開始接觸先生作品,是童年美好的回憶,感謝望月先生。在此祈求先生冥福,合十——。」

謹以此文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