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楽坂雯麗

神楽坂雯麗

曾經是部落客,現在以偽娘的身分在網路上活動,從廢業青年文力變成中年少女雯麗,萌度與恥力變高,但仍無法改變生為宅男的客觀事實。
神楽坂雯麗

我從四、五歲開始,就非常喜愛藤子不二雄老師的《小叮噹》。我知道很多人對這個譯名會有意見,不過請讓我在這篇文章裡光明正大地使用它。

不只是漫畫書,就連當時家中剛買沒多久的小帶錄影機,在大人們沒在看「八點集合」或「志村大爆笑」的空檔,只要電視上播著「小叮噹」動畫,我就可以安靜一個下午不給他們製造麻煩。

非常詭異的是,根據後來我從家人那邊聽到的,雖然那些從日本電視台上側錄,通常連前後和中間的玩具廣告也一起剪進去的謎版「小叮噹」錄影帶也配上了國語字幕,明明還不識字的我應該看不懂也聽不懂才對,但如果家人不小心租到了(當時應該是很粗糙的)國語配音的帶子,我就會很不高興,甚至拒看——「這不是小叮噹!」當時的我一定在心中如此吶喊吧。

這樣看來,三十年後埋下聲優控病因的種子,在那時候就已經被播下了。(笑)

在當時的台版《小叮噹》裡,大雄們經常跑去陽明山、阿里山、白沙灣之類的地方。

在當時的台版《小叮噹》裡,大雄們經常跑去陽明山、阿里山、白沙灣之類的地方。

一九八四年的小叮噹在台灣

我的五歲,也就是一九八四年。當然在當年的台灣,幾乎不可能會有什麼版權本漫畫。書店裡賣的是盜版書、租書店裡陳列的是盜版書、大家手上人手一本的也是盜版書。

說起來,當時的我們,因為沒有比較的對象,根本無法理解什麼叫「盜版書」。

在當時的漫畫出版業,雖然包括《小叮噹》在內的盜版日本漫畫是明顯的主流,可是出於某種國家規模的阿Q心態、規定還有審閱,所有的登場人物都必須改取中國式的名字;將日本的地名改成「自由地區」或虛構的地名;而狀聲字的平假名、片假名則被塗改置換成中文或注音符號。

〈叔叔與大象〉中,戰時要求動物園長將大象毒死的日本軍官。注意,他軍帽上的星徽與軍服上的軍章、領章都被塗改。

〈叔叔與大象〉中,戰時要求動物園長將大象毒死的日本軍官。注意,他軍帽上的星徽與軍服上的軍章、領章都被塗改。

身為戰爭體驗者的藤子不二雄也偶爾會繪製一些題材與戰時經驗有關的篇章,在這些章節的台版盜版中,不必說,連日本陸軍軍帽上的白星都不能有。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我並沒有能意識到《小叮噹》是一部由日本漫畫家所描繪,主要以日本作為背景的故事這個事實。

當時,除了至今都有人在收集的青文版《機器貓小叮噹》之外,還有大量一本五到十元的薄本小叮噹在市面上流通,幾乎每家街角的雜貨店、玩具店或文具行,都會擺上幾本這些「熱銷商品」。

這些薄本小叮噹大部分是自青文版《機器貓小叮噹》再盜版而來,或者互相翻版,有些因為翻版太多次,印刷品質已經跟影印差不了多少了。

典型的薄本小叮噹,每一冊大約以五到六話左右份量的原稿構成,而且或許是因為市場需求大、競爭者眾,無論哪一家推陳出新的速度都非常快。

〈飛翔的聲音〉中,讓聲音實體化的道具,想必對翻譯者譚繼山先生與排版者都造成了一定的考驗。

〈飛翔的聲音〉中,讓聲音實體化的道具,想必對翻譯者譚繼山先生與排版者都造成了一定的考驗。

「合理」挪用

一旦日方出現休載,或是發生某些問題導致稿件無以為繼,或者出於印刷上的理由需要填補篇幅時,這些盜版商就往往會拿藤子不二雄畫風相近的其他作品來充數。

最常見的是《超能力魔美》(エスパー魔美)或《奇天烈大百科》(キテレツ大百科),其他許多藤子作品也常常會穿插在盜版《小叮噹》中,有時甚至連手塚治虫的短篇作品都會被「合理」挪用。

但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出現在盜版小叮噹漫畫中,由藤子不二雄本身繪製的《SF短編集》與《異色短編集》。

《SF短編集》與《異色短編集》中的短篇漫畫,雖然一樣是熟悉的藤子畫風,但是無論是故事題材選擇或畫面表現方式,都充滿了青年漫畫甚至成人漫畫的黑色風味。

舉例來說,在〈滅絕之島〉短篇中,這篇故事是這樣的:

有一天,地球突然遭到殘暴的外星人侵略,這些外星人不但消滅了所有地球上的大都市與文明,還將捕獲的人類串成烤肉來食用。輾轉逃亡到荒島上的男女主角,最後還是被外星人給發現了。

為了保護女主角,主角身受重傷。就在人類絕種的這個瞬間,另一群外星人突然現身阻止了同胞的殺戮:原來這些外星人只是誤信了「地球猴子肉可以治禿頭」的偏方,才把人類給毀了。

這個故事的最後一個畫面,是外星人的瀕臨絕種物種保護官要他們安心,將不會再有對人類的濫捕濫殺,只是他們也成了僅存的兩個人類個體,地球人到頭來還是完蛋了。

日版《SF短篇集》以〈滅絕之島〉為主題的書封。

日版《SF短篇集》以〈滅絕之島〉為主題的書封。

突如其來的心靈創傷

從結果來說,孩提時代的我們,經常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突然間看見《SF短編集》與《異色短編集》。

到前一頁為止,都還是《小叮噹》充滿友情、正義與歡樂的故事,但翻到下一頁,突然間就得在同樣的畫風之下,面對生與死的質問、人類的負面本質⋯⋯自私、絕望、嫉妒、欺騙、悲哀。

藤子不二雄的《SF短編集》,特別是《異色短編集》的故事,往往最後都走向毫無救贖與安慰的結局。對小孩子來說,這簡直就是心靈創傷的跳樓大拍賣。

話說回來,原作者根本也沒有要讓《小叮噹》的讀者閱讀和思索這些題材的意思。

即便如此,那些詭異的黑色故事,還是非常的有趣。當時的我不但無法停止閱讀,其中的幾個印象深刻的故事更是至今清楚記得。出於某些時空巧合,才會讓在台灣的我們——特定的一代人,有這麼深刻,而且大概是空前絕後的閱讀體驗。

※藤子不二雄Ⓐ先生、そして天国にいる藤子・F・不二雄先生へ。30年後の今はちゃんと版権本を買うから、どうが許してください。

推薦閱讀

  • Pingback: 雯麗萌 » 海賊版「ドラえもん」の思い出()

  • 駱小紅

    藤子不二雄的《綠的守護神》短篇也很特別…

  • Weison Chang

    《綠的守護神》那篇有在青文版的《機器貓小叮噹》出現,把女主角名字改成了宜靜,床邊玩偶改成小叮噹

    • wenli

      我對這篇印象也很深刻(因為居然有「宜靜在小叮噹面前割腕自殺」的衝擊畫面),現在在青文版單行本第22冊下集找到了,原來那篇短篇裡「宜靜」的辮子是另外改畫上去的。

      • 駱小紅

        我對結局(割腕)那一幕也感受很深, 不斷地思考如果是我遇見那樣的事情會有甚麼反應…我看的盜版還不止一隻小叮噹(床邊玩偶) 貼了好幾隻在畫面上…一整個違和…(沒辦法在臉書上留言只好留在這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