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豬小草

豬小草

小時立志當含羞草,長大雖知人非草木,卻時常做出讓人害羞的事。例如,GJ!!Taiwan台灣幹得好新聞社。
豬小草

Latest posts by 豬小草 (see all)

IMG_1837就像衣櫥是波文西一家四個小孩通往納尼亞王國的通道一樣,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書櫃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

更精確地說,書櫃是我通往現實世界的通道,只是這通道幽幽暗暗地彷彿有光,於是這個世界竟像異世界般充滿神秘。而《瀛寰搜奇》就是那本具有「現實扭曲力場」的奇書。

嚴格說來,《瀛寰搜奇》並不是一本寫給孩子的書,但與我同世代的孩子卻大多讀過,且長大後都記得書中某些特定篇章。但若問到這本書是怎麼出現在自家書櫃的?一般人不是沒有答案,就是一臉狐疑地看著你,好像每個人家裡本來就該有那本書一樣。

我也是如此。某日在看完家中兒童讀物後,正覺得無趣,卻發現書櫃的角落藏著這麼一本厚重的書籍。翻閱幾頁,驚為天人,瞋目的程度不亞於馮鵬年那本《神秘的地球》,但書中各種暗殺預言異夢神像卻更讓人結舌。「原來這個世界有另外一面啊?」,就像莫比烏斯帶一樣,世界不是平的,而是扭曲的接面。而我則立志發現那個接點。

IMG_1838

比方說,自從知道林肯與甘迺迪暗殺案之間有著逆轉的類似情節,我就開始覺得社會新聞之間一定有某種共通性,於是我會開始分類整理各大報的社會新聞剪報,希望能從中找到蛛絲馬跡。

有一陣子,我甚至懷疑公車司機是這類暗殺信息的傳遞者,不然他們為什麼會車的時候會神祕兮兮地點頭微笑呢?於是我會固定坐在司機後方,在會車的時候刻意做鬼臉,試圖干擾他們,希望能因此拯救無辜(且不知人在何方)的受害者。

IMG_1839

又好像,自從讀到廚房地板浮現頭像的事情,就算被母親罰跪,面壁思過,我也不以為苦。相反的,我開始死命地盯著牆上的油漆痕跡,深怕一個不小心就錯過神明顯像。

雖然在我被罰跪的那幾年並沒有看到牆壁浮現頭像,不過我時常在眼睛快要流目油的時候看到油漆痕跡就這麼晃動起來,像是演起皮影戲一般,我也因此往往看得入神,就算母親要我起身,仍不改其志地繼續跪著。

最後,《瀛寰搜奇》這本書更開啟我對各種社會實驗的好奇心。例如我曾在河中扮過「浮屍」,從上游往下游漂,只是想知道父親把我撈起來時會有什麼反應?

IMG_1840

我也曾在人來人往的主婦商場演過「盲人」,只是想知道當我拿起衣服照鏡子時,正常人會不會對我指指點點?喔,我還曾用白布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風,只是因為我想知道要用多大的壓力才能像杜林裹屍布那樣把整張臉印到白布上?

傻嗎?很傻。可是誰沒有童年呢?

IMG_1841

Neil Postman在《童年的消逝》一書中認為,印刷術使得知識能夠流通,也使得越來越多的人能夠識字,但要能了解文字與抽象符號背後的意義,還得要有解碼與轉換意義的能力,這都不是經驗不足的兒童所能操作的。因此,印刷術使得兒童與成人之間的界線變得十分鮮明,「童年」的概念因而產生。

而我們在讀《瀛寰搜奇》時的經驗不正是如此嗎?囫圇吞棗,神秘好奇,可卻也在這過程中,無趣的現實世界因此成為有趣的遊樂場。

所以,各位已經長大甚至步入中年的朋友啊,請在家中的書櫃放上幾本來路不明且未經證實的怪書吧,因為搞不好有那麼一天,孩子的世界就因為那些本該是大人才看得懂的書,而變得有趣了起來呢。

推薦閱讀

  • sharon

    哈哈哈頭像那篇我看了之後小時候也做過一模一樣的事情!!! 然後看到眼睛很累影像很晃還覺得很神奇

  • Gary Yuen

    我家有一本”談奇述異”, 我記得小時候在圖書館看過一本是有故事介紹黑衣人(MEN IN BLACK)的, 更有一張頗恐怖的插圖, 但我家的版本卻沒有, 想問一下有沒有人有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