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先生

鏡花先生

不是專家,不是評論家,就只是個喜愛寫作的人而已。最近發現自己寫來寫去,還是比較喜歡寫關於動漫的東西。
鏡花先生

在十年前的2005年1,有三部動畫在那時開始播放,並讓那時剛「入宅」的我在觀賞後留下的深刻的印象。

十年也算是一段不太長,但也稱不上短的時間——對和我一樣是在這個年份開始「追番」的動漫迷而言,十年前的作品也還算是記憶猶新。而對於在多年後才開始「入宅」的動漫迷而言,相信這些十年前的動漫,對其認識應該是屬於略有耳聞過,但卻不太熟悉的狀態吧?

這個「十年前」系列,除了想讓當了十年動漫迷的朋友們來個小小的懷舊外,也想讓比較新的一批動漫迷認識一下當年有甚麼熱門的作品。雖然會寫這篇文章,主要還是為了滿足自己那希望疏理個人的「動漫觀賞史」的私心。但如果它同時也能勾起大家的一點回憶,或是能讓大家對十年前的動漫潮流有多一點認識的話,相信這也不失為一則美事就是了。

廢話不多說了,現在就讓我們把時間撥回十年前,來看看這套當時大熱的動畫《灼眼的夏娜》吧。

《灼眼的夏娜》

輕小說改編動畫現今極為常見。但十年前並不如此,甚至連輕小說這種類型,也才剛起步。

《灼眼的夏娜》,一套原著為輕小說的改編動畫,動畫版的第一期於2005年的秋番開始播放。其原著由高橋彌七郎撰寫,伊東雜音負責繪畫插圖,並於電擊文庫這個輕小說書系內出版。前兩個名字,或許現在的動漫迷未必有太深的印象。但電擊文庫的話,則是直到現在,都是動畫界中一個為人所熟悉的名字-畢竟這十年裡多少部熱門的輕小說,都是出自於這個書系呢。

將輕小說改編為動畫,在當下的動畫界是一件常見至極的事情。但十年前的動漫界可不流行這套,甚至連「輕小說」這種滲入了動漫畫中常見的故事架構與戲劇元素的小說類型,在當時也還是處於剛起步的階段。

《灼眼的夏娜》雖並非第一部被改編為動畫的輕小說,但卻是首幾部成功「出線」,能夠登上動漫界裡的「熱門寶座」的作品。電擊文庫能在今天的輕小說界中有著龍頭地位,除了因為它是在最早期就開始開拓輕小說領域的書系外,《灼眼的夏娜》作為它旗下首幾部能席捲動漫界的作品,亦是讓「電擊文庫」這個名字能開始被動漫迷所熟悉,助它「打天下」的一大關鍵。

現在回頭看《灼眼的夏娜》在十年前所捲起的熱潮,能夠發現它為當時的動漫潮流樹立了兩個里程碑:

1. 它掀起了「輕小說改編動畫」的戰幔

如上文所說,雖然《灼眼的夏娜》並非第一部由輕小說改編而成的動畫作品,但卻稱得上為首幾部在動畫界中熱門得大紅大紫的作品。

《灼眼的夏娜》的爆紅所帶來的最關鍵影響,是成功「啟蒙」了不少的動漫迷,讓它們認識到世上有一種小說的類型名為「輕小說」,開始對這樣的小說抱持興趣,並隨之發掘其中更多的作品來看,讓輕小說能遂漸「融入」動畫界。當年,輕小說作為動漫界的「新類型」,其長處在於大部份作者的筆觸都融入了「御宅」的口味,內容裡有不少為動漫迷所熟悉或喜愛的元素,喜愛動漫的人讀起來也會有親切感。

輕小說與動畫相乘,為當時動畫界帶來了新氣象,亦開拓了日後輕小說成為動畫主流選材的局面。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當年輕小說成功地擴闊了題材上的多樣性,讓動畫界不用再拍第十萬部改編自美少女遊戲,並以校園戀愛為主題的動畫,為動漫迷帶來了新鮮感。

當時優秀的輕小說作品藉改編作動畫而被捧紅,輕小說也被更多人所認識,令其後輕小說也能逐漸建立自己的讀者群,並開始出現讀者間所喜愛的熱門作品。然後這樣的輕小說又會被出版社跟動畫公司相中,被拿去改編成動畫⋯⋯輕小說與動畫的相乘作用,為當時的動畫界帶來了一道新氣象,亦開拓了日後輕小說開始成為了動畫界主流選材的局面。

在促成如此戰局這點上,那些年爆紅的《灼眼的夏娜》是推手之一,這就是它在動畫潮流裡的歷史意義。

2. 它讓釘宮理惠成為了「傲嬌」的代名詞

每個年代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偶像,即使是動畫界跟聲優界也是一樣如此。千禧年代的聲優界除了出過「御三家」外,還有這位當年無人不識的女聲優——釘宮理惠。而在《灼眼的夏娜》這套動畫裡,她就是為女主角夏娜配音。

因為夏娜這個角色體型嬌小的關係,其造型根本就像是為釘宮理惠那尖銳、高音且帶點稚氣的聲線量身訂造一樣,實在無法叫人想像到比她還要適合的配音人選。但除了完美配合的角色外,釘宮理惠在這套動畫的演出中最叫粉絲們所津津樂道的,還是要數她揮灑自如的「傲嬌」(ツンデレ)表演。

夏娜這個角色呢,雖然平常在戰鬥時顯得充滿自信,但當開始對男主角悠二產生特殊的感情時,卻會開始顯得手足無措,並且口硬心軟。一言以蔽之,就是動漫裡經典的傲嬌形象就是了。釘宮理惠在《灼眼的夏娜》中,不但能自在地在演出中切換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形象,其「傲嬌」一面的演出更是破壞力驚人——其中最經典的,當然要數夏娜那句每當她害羞時,就一定要連說三遍的「吵死了!(うるさい!)」口頭禪了。

好此道者,就會在聽過這句對白後,從此不能自拔地成為了「釘宮病」的患者。如我般的不好此道者,就算不會因此而特別愛上釘宮,也無法不為釘宮的演出留下深刻的印象。至於討厭傲嬌的人,當然也不會喜歡這句對白跟釘宮的演出了,但他們同時不能夠否認的是:就是因為釘宮能把「傲嬌」配得如此出神入化,才會勾起他們這樣的情緒嘛。

在釘宮理惠還是動畫界裡炙手可熱的女聲優的年頭,她所聲演的四位女角,被動畫迷們並稱為「傲嬌四連星」,是為傲驕女角的經典。夏娜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員,而《灼眼的夏娜》則是四套動畫中最先開始播放的一套。

順帶一提,為男主角配音的日野聰,在另一部同樣是改編自輕小說的動畫《零之使魔》裡亦是聲演其男主角,而剛巧釘宮也有為作品裡的女主角配音,還一樣是個有著傲嬌特質的女孩。當年的「釘宮日野」,也是那些年裡經典的「配音情侶」(有趣的是,其後在動畫《銀魂》中,兩人所聲演的角色則有著兄妹關係)。

感想:「非日常奇幻」的代表作

現在回看這部十年前的《灼眼的夏娜》,雖會覺得其劇情與設定都不算很突出,但仍舊會理解到這部動畫為何能在十年前掀起熱潮——因為細看其設定和世界觀,就會明白到故事所展現的最大魅力,是落在將「日常」場景融入「奇幻」與「戰鬥」,讓觀眾在觀賞時充滿代入感,甚至嚮往其中的情節。

不同於傳統的奇幻作品中,作者經常喜歡自行架構一個世界觀,把讀者帶到一個異世界當中;《灼眼的夏娜》所選擇的造法,卻是把舞台架設在你和我都身置其中的普通小鎮跟校園,然後再套上作者所設定的奇幻事物。在《灼眼的夏娜》的世界裡,火霧戰士在戰鬥時,會張開名為「封絕」的結界,讓她們的戰鬥能隔絕於現世之外,只有身懷寶具「零時迷子」的男主角,才能行走於其中。這樣的設定,確實能給予觀眾很大的想像空間——試想像,原來在我們所不知道的角落裡,還有人在奮力戰鬥呢!

覺得這樣的想像很傻氣嗎?但這就是「非日常」的魅力了,而且這樣的想像對處於少年時期的觀眾們而言,可是特別奏效。少年人呢,理應還是未被現實的沈重壓得透不過氣來,而對生活還抱持一點幻想的一群人。對這樣的年輕人而言,日復一日的上學回家生活,自然是想叫人脫離其中的無聊輪迴了。

「非日常」的吸引之處,在於它告訴讀者,在我們身處的平凡世界與無聊的日常生活裡,原來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還存在一點夢幻的驚喜!「非日常」的作品,能填補少年人對現實的想像裡的空洞,雖然是不現實的奇幻作品,卻反倒能觸動觀眾內心深處的一點渴望。

在這樣的背景下,只要再為作品加上足夠吸引人的角色、足夠緊湊的戰鬥,就自然能完成一條完美的「非日常奇幻」公式,讓觀眾代入其中,看得津津有味了。

我不知道如此公式是否《灼眼的夏娜》首創,但對當時的我而言,這絕對是個頗有新鮮感的故事風格就是了。亦正因為「非日常」是我追看這部動畫的最大動力,所以當二期選擇在故事上糾纏於悠二、夏娜與吉田一美的三角戀時,我就已經開始對這部作品失去興趣,甚至連作為故事終章的第三期也沒能夠看完⋯⋯但作為我「入宅」時初看的幾部名作之一,《灼眼的夏娜》第一期就算以現在的眼光來看,仍是部相當有紀念(與懷念)價值的作品呢。


  1. 編按:本文寫作於2015年。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