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龍貓大王

龍貓大王

我喜愛電影,以科技營生,鍾情一切神秘的、幽暗的、曖昧的、不為人知的萬物。
龍貓大王

前文:她渴求愛,於是成為逃亡十五年的「七面魔女」(三)

這樣天倫之樂的生活,過了兩年,家族成員們開始對小野寺與小老闆間遲遲未成婚的事情起疑。小野寺為什麼遲遲不正式過門呢?雖然沒有經過媳婦父母同意,但夫家說起來也是石川縣的有名家族,這樣也算是門當戶對吧?加上肯定是大聘小聘明媒正娶,不成親實在說不過去。種種疑問老早就在姑嫂公伯間流傳。

終究,善惡有報,只是時候未到。

傳聞說,某個親戚赫然發現小野寺很像懸賞海報上的犯人,也有人說是福田長子包包裡的駕照被親戚偷看到,其出生地不是京都,而是松山市。但不論如何,都有人去通報:「小野寺形跡可疑」。而多賴了某個人的疑心,警方終於取得了一條有用的線索。昭和 63 年(1988)2 月 12 日,在福田和子逃亡五年後,搜查網終於追上了她,當時她在店隔壁的鄰居家幫忙辦喪事,正在準備餐點,而就在十數公尺不到的距離外⋯⋯。

「老闆娘在嗎?」,石川縣巡警踏進了和果子店的大門。

但終究,善惡有報,時候還是未到。

小野寺華世自從近日接連被逼婚之後,也早有了此處可能無法久留的心理準備,這種擔憂不由得讓她平日也提高了警覺,當她依稀看到自家店面旁有著神色有異的人士進出,極度敏感的她就像被無形的絲線猛地拉扯一般,以最快的速度從後門逃出,身上還穿著煮飯的工作服、腳上還穿著室內拖鞋。她連一件行李也沒拿、錢財首飾全沒帶上,連還在店裡工作的兒子也沒叫上,就跳上後門送貨的腳踏車,疾駛而去。

小野寺華世消失了。福田和子再度踏上了逃亡的道路,結束了四年多的安穩生活,再度與兒子不告而別,留下了事後被警方告知事實,而受到極度驚嚇的家族與和果子店小開。而警方一樣對此大感驚訝,他們原以為針對關西地區的包圍搜查,已經精準地讓福田有如逃不了的掌中鳥。卻沒想到,福田從來都不曾長期待在關西,警方五年來作為調查主軸的電話錄音與反查結果,不過是一介女子用長途車票與公共電話耍的障眼戲法而已。

日本警方被福田和子徹徹底底地愚弄了。不但過去幾年的調查化為泡沫,就連嫌犯就在眼前也被她跑了,更沒想到福田還經過整型,無數的通緝海報淪為廢物。於是警方展開了更大規模的追查行動,從賠了夫人、又跑了夫人的小開那拿到了她最新的照片,在全國的車站、旅館等公共場所張貼最新的通緝令,另外也大量調查各地的整型診所醫院,針對只要形似福田和子,或是曾經做過多次整形的人物,就需要通報警方。

但福田和子也從這次錯誤裡學到了教訓。依賴男人是行不通的。想要過著富太太生活的美夢是行不通的。長期待在一個地方是不安全的。

只有把自己的影子變薄、再變薄,藏到那些社會中沒人會看上一眼的角落才能保身。別想過上好生活,因為好生活不知何時會反過來背叛妳。前五年逃亡中的福田,仍然不忘滿足自己對愛的渴望,但儘管滿足了愛,最終,愛卻讓她淪為一隻遠逃敗犬;她在接下來的逃亡生涯中,徹底地改變了自己。她拋棄慾望、拋棄溫暖、她將自己的行動模式修整地更為洗練,宛如一頭沉默、堅毅的狂奔孤狼。

從昭和 63 年(1988)以後的八年間,福田和子宛如人間蒸發,這是因為她開始從不在同一個城市待超過三個月,她所做的工作也都是不會追究經歷的臨時工作,包括了酒店小姐、旅館清掃員、推銷員、與小吃店店員等。她還會在面試前先扮裝成顧客,到店裡確認店裡有沒有監視器、或是有沒有可能認識的人、以及如果發生狀況能不能即刻逃走,待她百般確認才會就職。而只要發現開始有人起疑,或是上班過一段時間,她就會馬上辭職走人。

北從日本最北方的北海道,南至本州最南端的山口縣,這八年來,福田和子不斷地整形、改名、搬家、換工作。警方甚至連福田可能停留的區域範圍都無法界定,更別提進行逮捕行動,他們能做的就只有在一次次收到可靠線報後,更新福田和子通緝令上的大頭照片。

即便是毫不關心社會新聞的日本市民,也對這位一直無法落網,卻不時在更新通緝海報的女嫌犯感到好奇。人們開始稱呼福田和子:「擁有七張臉孔的女人」。

福田和子在案件裡被判定犯下了棄屍與殺人兩項罪刑,當時棄屍案的追訴期限是六年,但六年過去了也抓不到嫌犯。剩下的,只有殺人案的十五年追訴期限了。光陰如梭,日本年號也從昭和改元為平成,到了平成八年(1996),距離追訴期限失效也只剩一年了,看來福田終於能夠結束十五年的逃亡,正式成為一個自由人了。

警方真的是束手無策,關於福田和子的電視特集也不知做過幾次。終於,警方願意提供日本有史以來第一次的懸賞金,金額高達 100 萬日圓;而過去曾經幫福田進行整形手術的某診所,因為自認協助了殺人犯,也提供了 400 萬日圓的懸賞金作為補償。但半年過去了,賞金高懸,福田和子仍然下落不明,而當年 8 月 19 日發生的血案,長達十五年的追訴期結束迫在眉睫,最後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

平成九年(1997)7 月 24 日,追訴期結束 26 天前,福井縣福井車站附近,有一間小小的黑輪店,某位店裡的常客 C 走進了福井警察署。

「在車站旁的黑輪店裡,有位常來的女性客人,長得很像通緝中的福田和子⋯⋯」

那是前幾天的事。C 正在店裡大啖黑輪時,剛好電視上播送了《追訴期只剩一個月》的特別節目,節目中大量放映了福田和子的照片與錄音。C 與店長越看,越覺得福田的口音很像最近常來的女客——她自稱玲子,在護膚店上班。

話說回來,兩人回想起前陣子店裡電視在報導福田命案的新聞時,正在店裡的玲子突然說了。

「福田是不是長得很像我?我很像她對吧,前陣子被人這樣講,我還超生氣的呢。」

現在想起來,C 與店長越想越毛,會有這麼大膽拿自己通緝新聞開玩笑的犯人嗎?但想想警察花了十五年都抓不到她,也許她真的就是膽識過人的福田和子?但如果真的只是搞錯了呢⋯⋯在半信半疑之下,C 才會主動聯繫警方,進行調查。

7 月 27 日,在 C 君報案後又過了三天,玲子又來了。店長偷偷地把玲子碰過的啤酒瓶與酒杯給收了起來,交給了已經苦等許久的警方,在以最速件分析酒瓶上的指紋後。終於證實了這枚指紋,就是來自福田和子本人。

7 月 29 日,玲子——不,應該是福田和子,再度踏入這間決定命運的黑輪店,而在飽餐一頓走出店門口時,她終於聽到了令她毛骨悚然的一句話。

「可以跟我們走一趟嗎?」

抬起頭來,身邊已有數名孔武有力的調查員與警員包圍著。

平成九年(1997)7 月 29 日,距離追訴期滿僅剩 21 天,經歷 5458 個日子,3900 件民眾線報、躲藏過 15 個縣市。日本犯罪史上罕見的女性長篇大逃亡劇,終於畫下了句點。

被捕後,福田立刻坦承犯下了松山市酒店小姐安岡殺人案。六年後,她放棄最終上訴,高等法院判處福田和子無期徒刑定讞。

兩年後,她在和歌山刑務所服刑期間因不慎跌倒,最終引發腦梗塞,於 2005 年 3 月 10 日去世,享年 57 歲。

51ytvfgbnfl-_sl500_sx351_bo1204203200_這樣一位奇女子的人生,超越了每一位編劇的想像。加上福田入獄之後,寫了一本自傳《淚之谷》,揭露了更多她犯罪人生的細節,因此,自然有許多製作團隊,想把她的故事搬上銀幕。演技派女優大竹忍在 2002 年的《実録 福田和子》裡飾演她、寺島忍在 2016 年的《福田和子 整形逃亡 15 年》裡飾演她,以她為構思基礎創作的電影《顏》,更榮獲當年日本奧斯卡賞的最高榮譽。

這就是福田和子的故事。一位永遠得不到愛、為愛鋌而走險的女子;一位被邪惡吞沒、最終無法走出黑暗的被害者;一位殘忍無情、逃亡幾乎遍歷全日本的兇手。她有罪,但她不是唯一的罪人;她可惡,但她付出的犧牲如此巨大。

監獄是她的地獄,而她最終就在地獄裡結束了一生。這就是福田和子——七面魔女故事的結局。

推薦閱讀